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9)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9)   2014-10-25, 12:55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羊群在啃食着青草,我们并排躺在墨绿的草地上,看着蓝蓝的天空发呆。
你问:那些洁白的云朵,像是什么?
我说:地里的棉花。
你又问:那些轻飘飘的云朵,像是什么?
我说:地里的棉花。

侧过身,你凑了过来,“为什么不是我们的羊群呢?”
“羊们太急着要吃草,太急着要喝水了。它们总是那么性急,叫唤,喜欢打架。”
“嗯,只有地里的棉花,熟透了,才总是那么白,那么柔软。"

2
后来,我们在地里种棉花。
你说,这些破土而出的幼苗,多么像是儿时的我们,多么像是我们的女儿。
你又说,这些可恶的杂草总是比我们长得都要快,比棉花长得都要茂盛。
棉花开花了,你说,这些红的白的花,全世界最美丽的花儿。
棉花挂桃了,你说,这就是我们这一年的希望和幸福了。
棉花成熟了,我们腰里系着大围裙兜,满头大汗地在地里摘棉花。你说,成熟其实就是一种悲壮。我们收获的同时,也意味着我们的成熟和衰老。

3
年幼的时候,我们有着太多的眼泪。柔弱,柔软,容易生病,夭折。
渐大后,我们年轻气盛,不想被人踩在脚下,不想隐忍。刚烈,营养不良,往往一阵风,就轻易倒下。
现在,人到中年。我们成熟了,却饱经挫折,满脸沧桑。我们所有的自尊、自信和骄傲都来源于枝头摇曳着那点果实。然后,就老了,像是棉地里日益枯萎的植株,在风中,枯叶呼啦啦作响。

昨天,你又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根部向下,因为我们要生长。中年之后,我们的目光向上,头部向上。我们累了,是随遇而安的风,是随风飘浮,随时变形,不断轮回的云。

4
写完这几行文字,就是深秋了。
地里的棉花收回家了吗?
抚摸着那些柔软的棉花,你是否触摸到了阳光静静流淌的声音?
现在,我的手中,满是棉花的白和温暖。而窗户上的玻璃,让我想到了冰冷的时间。
返回页首 向下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9)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随笔-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