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从《杀狗的过程》看人的奴性与惯性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从《杀狗的过程》看人的奴性与惯性   2014-09-12, 12:21


——读雷平阳的《杀狗的过程》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雷平阳的诗我读得不多,总共就看过大概十多首吧。他的诗很冷很沉,每次读完一首,我都要停顿下来,沉默良久,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后才能够去读下一首。而这些诗歌中,最让我震撼的,莫过于这首《杀狗的过程》了。
  “这应该是杀狗的
  惟一方式。今天早上10点25分
  在金鼎山农贸市场3单元
  靠南的最后一个铺面前的空地上
  一条狗依偎在主人的脚边,它抬着头
  望着繁忙的交易区,偶尔,伸出
  长长的舌头,舔一下主人的裤管
  主人也用手抚摸着它的头
  仿佛在为远行的孩子理顺衣领”
很多时候,当丑陋和丑恶没有现出原形,通常都是美丽和美好的。在这首诗歌的前面,寥寥几句,也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和谐温暖的画面。狗对人的信任,人对狗的道貌岸然。其实,作为一条生活在下层的人,或者狗来说,他也许永远也不会明白,很多时候,所谓的道德和良善都只是为了掩饰欺骗和罪恶,所谓的和谐温情都是罪恶的开端。
  “可是,这温暖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主人将它的头揽进怀里
  一张长长的刀叶就送进了
  它的脖子。它叫着,脖子上
  像系上了一条红领巾,迅速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它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继续依偎在主人的脚边,身体
  有些抖。主人又摸了摸它的头
  仿佛为受伤的孩子,清洗疤痕
  但是,这也是一瞬而逝的温情
  主人的刀,再一次戳进了它的脖子
  力道和位置,与前次毫无区别
  它叫着,脖子上像插上了
  一杆红颜色的小旗子,力不从心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他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作为狗来说,他对于主人的信任是盲目的,也是惯性的。他一旦认定了某个主人后,就会对他死心塌地,毫无二心。他不会自己思考,不会自己明辨是非,只是一味的不分时间场合,对主人摇尾乞怜,去讨好主人。尽管主人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就对他大打出手。甚至将他的子女或者配偶杀掉,烹食。但是,只要在吃肉喝汤的过程中,给他丢下一两块骨头,他就会依然对主人忠心不二。就如诗中所写一样,即使是那条被主人所出卖,所伤害的狗,他首先是条件反射般的逃离主人,然后,在主人的示意下,还是惯性般的爬向了主人,等待着下一次的被伤害和被出卖。
其实,雷老师所描绘的这种场景,我小时候也见过。那时,村里的牛老了,或者病了,都是屠户杨麻子宰杀的。杨麻子在杀牛的时候,总是把长长的刀藏在背后,皮笑肉不笑地慢慢靠了过去。用一只手轻轻地去挠牛的下巴。牛被挠得舒服了,就会惬意地闭上眼睛。这时候,杨麻子脸色一冷,用背后的那把长刀迅疾地插进了牛的脖子。刚开始,我以为是杨麻子成功地欺骗到了牛。后来,我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一次围观,我站得比较靠前。我清楚地看到,杨麻子在给那头大黄牛挠痒痒,大黄牛大大的眼眶里竟然滚出了一大串一大串的泪水。我这才知道,牛其实很聪明的,他早就知道了主人请来杨麻子是为了杀他。只是因为几十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对主人的无条件服从,哪怕是主人要取掉他的性命,他也麻木得不想反抗罢了。就如鲁迅先生笔下,被押赴刑场的阿Q一样。
  “——如此重复了五次,它才死在
  爬向主人的路上。它的血迹
  让它体味到了消亡的魔力
  11点20分,主人开始叫卖
  因为等待,许多围观的人
  还在谈论着它一次比一次减少
  的抖,和它那痉挛的脊背
  说它像一个回家奔丧的游子”
满清人刚入关的时候,中原人是看不起这些凶残的野蛮人的,反抗很激烈。但是,当这些经历了几千年文明的熏陶,饱读诗书的文明人被野蛮的满清人屠杀得胆寒了之后,文明人骨子里的自尊和傲气就丧失殆尽了,剩下的就只有奴性了。最让人诧异的是,在中原人被满清统治的三百多年间,竟然很少有人反抗。当一个民族给另一个民族做了三百多年的狗之后,这个民族就习惯了以狗的角度来考虑所有的问题,他的灵魂里,就不再有高傲的人性,只剩下奴性。另外,他的骨子里也增加了一种对奴性渴望的惯性。其实,现在红极一时,漫天飞的清宫剧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们对那个时代的一种怀念,以及奴才们对奴性的一种惯性的渴望。主子们希望能够继续主宰奴才们的命运,奴才们希望能够投靠一个好主子,以便在主子升天的时候,自己也能大大地潇洒一把。譬如现在反腐风暴中,那些给上级当奴才的官员,为了替主子顶罪抗责,以抑郁症的名义自杀的事例,层出不穷。
中国几千年来,每个换代的朝廷,都以暴力来夺取天下。然后,以儒家来治理国家,宣扬远离暴力,诗礼传家,和谐共处,共建和谐文明社会。这是每一个政权得以建立,并延续下去的通用法则。但是,整个社会尽管表面和谐,但是,那种一代代延续下来的等级阶层特权,所造成的暴力和伤害却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对于围观者来说,所有的恶或者罪,早已麻木。只是给围观者贫瘠的生活增添一些谈资罢了。何况,每次屠杀,每一次暴力,都伴随着一次利益的再分配。如雷老师在诗中所写的那样,所有渴望能够买到狗肉,或者排着队,等待着购买狗肉的人,他们会在乎这些光明正大,历史悠久的欺骗和罪恶吗?所有能够得到几块骨头施舍的狗们,他们会在乎自己的亲人们被屠宰,会在乎自己只是一条低贱,没有自由和尊严的狗吗?
返回页首 向下
 
从《杀狗的过程》看人的奴性与惯性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评论-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