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8)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8)   2014-06-20, 11:49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在老家,喧嚣的蝉声此起彼伏了吧?你还会记起我们手拉手,去河边、田坎上的小树上捕捉蝉的事情吗?
我们用妈妈做布鞋的棉线细细的两头,拴住了两只蝉各自的一条大腿,松开手,它们总是扑腾着翅膀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刚一飞起就掉下去了。你说,它们太笨了。你还说,我们不会像它们那么笨,我们会手牵手,一直朝着同一个方向飞。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飞到哪儿了?


2
当蝉的叫声持续了二十多天后,我们就去屋前屋后的小树林里寻找蝉蜕。那种黄色的壳,蝉儿脱下的那件薄薄的衣裳。你用小小的火柴盒装着,一个火柴盒两个。老师说,蝉每脱下一件衣裳,都要经历一次九死一生的考验,这是它的成长和成熟,所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你说,我们一天天长大了,是不是我们也要脱下很多件这样的衣裳?
是呀,这么多年了,你早已更换了无数件美丽的衣裙。只是你不知道,这些衣裙,多年之后,更是我们梦的影子。


3
“嗞呀,嗞呀。”“热死啦,热死啦。”
“嗞呀,嗞呀。”“热死啦,热死啦。”
有时候,我的耳边会突然出现这样的蝉鸣声,从老家,到窗外,再到我的梦里。我知道,它拼命地鼓噪着,只是想让我一直记住它,不想我忘记它的存在。然后,秋季就到了,它钻到了泥土里,产卵,入睡,直至销声匿迹。但是,当我快要忘记它的时候,又到夏天了,它的鸣叫声又出现了。
你说,这些诗歌是不是就是蝉蜕的过程中我嘶哑的鸣叫,总是让我疼痛难忍,将生活搅得支离破碎。


4
当年,我们找到的那些蝉蜕,你早已弄丢了吧?
当年,你换下来的那些漂亮衣裙,早已遗弃了吧?
我写的那些你藏在日记本里的诗歌,也早已忘记了吧?
为了所谓的成长和成熟,我们丢弃了太多自以为是的幼稚和痛苦。其实,那些才是我们最美丽的梦,最纯洁纯净的美好。


5
过完这个夏天,你是不是就跟着这些蝉儿一起进入泥土,产卵,休眠?
嗯,我们最大的痛苦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我们嘶哑的歌声和声嘶力竭的呼喊。我们最完美的成熟,莫过于我们走完了自己的过程,进入泥土,再次启动生命的又一次轮回。

返回页首 向下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8)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随笔-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