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一个人在雨夜

向下 
作者留言
yzfno0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20
积分 : 52
注册日期 : 12-03-20

帖子主题: 一个人在雨夜    2012-09-12, 17:45


一个人在雨夜



眼前这杯咖啡显然已经没有一丝热度了。夕阳那惨淡的余辉透过落地窗逃进屋子,想逃掉夜幕对它的侵蚀。

沉默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他们都各自看着窗外,看灰暗慢慢吃掉清晰的景象,吃掉一座座高楼,吃掉路上的车辆,行人和流浪狗。

“其实,你·····其实你······”女人收回眼光时扫了一眼对面的他,终究还是没有能说出来。她想说点什么,她也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无话可说的事实让沉默一直在那岿然不动,就像一双眼睛凝视着她,这让她不安。她用汤匙在咖啡里搅着,糖是早就融了,可她还是不停地搅这咖啡。即使是在五厘米范围内的回环往复,不过至少是流动,至少可以让她感觉到世界还在。咖啡慢慢流动,她不敢加快搅拌速度,怕汤匙碰到杯子内壁,她明白此刻任何声音都是多余而罪恶的,这让她更不安了。

“他死了。”男孩依旧看着窗外,一个平静的声音,却刺破了紧紧包裹着他们的沉默。

“我知道。”女人仍小心翼翼地搅着咖啡,只是眼神好像突然从咖啡上离开。

“我终究还是杀了他。”

“这不怪你。”

“可是她也死了!她也死了!”男孩瞬时狂叫起来,发疯似地抓打着玻璃窗,脸在玻璃上挤压,扭曲。身体却软成一滩泥,无力地滑到地上。

“小······”女人突然哽咽。

男孩猛地爬起来。

“我亲手杀了她!”

他将他的那杯冷咖啡一饮而尽,十七岁的身体,看上去很单薄。





“臭婊子!老子揍死你!”

“还敢叫,抽不死你!”

“妈的!哭什么哭!再哭老子杀了你!”

吼叫声,皮带抽打身体的声音,粗重的喘气声穿过墙,刺进男孩的心里。他直立立地靠墙站着,一任那混杂的声音疯狂地蹂躏自己,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他知道此刻,妹妹一定在房间里安静地哭泣,将康乃馨的花瓣一片片摘下,剥离出花心那最脆弱的无助。她一定又跟她的无头布偶说话了,说自己也想像它一样没有头,那样就不用看任何东西,不用听任何声音,不用想任何事情。

男孩等着,等着声音停止。然后立马冲进隔壁房间,刺鼻的酒味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恶心,而某个念头再一次闪过。他听见了自己体内有一个声音在怒吼,在膨胀的血管里蹿动。一具躯壳躺在床上,狰狞的脸上挂着变态的笑,好像很满足的样子。他径直走向蜷缩在地上的女人,轻轻拭去她嘴角的血迹,抱着她走出了房间。女人发出微弱的呻吟,男孩感到有液体滑到他的臂膀,浸入皮肤,渗进血管中,和罪恶的血液一起流动。他不确定是否能够走出去。

他把女人放到自己的床上,帮她脱掉被扯烂了的衣服。在那勇敢的一夜之后,这动作便日益熟悉。他没有立即敷药,只是看着那些皮带抽打后留下的淤青的长条,温柔地抚摸,然后吻过每一处伤口,吻遍每一道青痕,就像那天一样。他们紧紧拥抱,亲吻,彼此冲撞,尽情释放,在给人以慰藉的强烈快感中诠释着他们最深处的信仰。

他捧起女人的脸,备受摧残的美丽面容。男孩看见女人的身体上爬满了蛇,正吞噬着她伤痕累累的肉体。他拿起皮带拼命抽打着那些蛇,像那面目狰狞的男人一样。女人一直注视着他,他躲开女人的眼光,只顾不停地抽打,抽打。

然而终究,相拥而泣。男孩吻干了女人的眼泪,在她耳边说了句:“我要杀了他。”说完,两滴泪珠同时滴落到床单上,晕开,像女人的乳头。女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感觉有什么晶莹的东西滴进了她残破的生命。





“哥哥,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世上?”

“我的布偶从昨天起不和我说话了。我想它是不是生气了,我最近感觉它没有头很丑,可是我没说出来,也没有嫌弃它。不知道为什么。”

“它也许是对于我的想法生气了,我不该有想法的。不过也好,反正都是没有意义的,反正都是陪着我的。”

“昨晚,一个天使送我了一束康乃馨,我本来想送给妈妈的。天使说天堂里的妈妈没有像我们的妈妈一样疼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

“哥哥,园子里杂草又长起来了,它们欺负我的向日葵。”

“语文老师今天说小孩要孝顺父母,孝顺是什么意思?”

“哦,天使还说天堂里面的人都不喝酒的,只有地狱里的人才喝酒,那都是些可怜孤独的灵魂。”

“为什么我一闭眼,世界就消失了?它本来在那还是原本就没有。”

“上次我的布偶跟我说,爱是一切的原罪。我不明白。”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世界呢?”

“哥哥,今天我新学了一首歌,唱给你听好不好?”

男孩仔细听着,然后将刀缓缓捅进女孩的胸口。鲜血在白色裙子上染成一朵康乃馨。女孩笑着松开了拿布偶的手,头上的蝴蝶发卡滑落,飞走。





雨越下越大,夜黑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雨点砸到玻璃窗上,哗啦哗啦。这一刻,人们在安宁的雨夜中入梦。男孩木讷地对着女人的身体,任其慢慢冰凉,在他并不坚实的怀里。

远方好像有女孩的歌声传来,男孩亲吻了女人的乳房,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之中。
返回页首 向下
 
一个人在雨夜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