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一个诗人教师和女山村赤脚医生的恩怨

向下 
作者留言
北溪高羽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708
积分 : 793
注册日期 : 11-02-12

帖子主题: 一个诗人教师和女山村赤脚医生的恩怨   2012-07-02, 14:22

《一个诗人教师和女山村赤脚医生的恩怨》

他是教师,小学毕业班语文教师。
她是赤脚医生,小山村年轻的女赤脚医生。
他喜欢写诗,木讷,不善交际。除了几个要好的男同事和一些文朋诗友,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活动圈子小得可怜。
她外向,泼辣,擅长交际,口舌如花,能把死的说活,能把活的说死,肚里总装满讲不完的八卦和新闻,再内向的人和她在一起,也能被逗笑,再沉闷的场面也能被打破,活跃起来,亲戚朋友满天下。
他和她是邻居,也是亲家。
他和她的男人以前是同一所师范学校毕业的,年龄相仿,加上邻居,关系很铁,算得上哥们,在那个武侠风流行的年代,还差一点成了结拜兄弟呢。
他和她成为亲家,纯属偶然。他的孩子两岁时,不是很好照管,他老婆就请人给孩子算命。算命的说,这孩子,得给属鼠的人当干儿子,才能顺当。恰巧,她老公属鼠。两家原本又都熟,于是,一唱一和便做了亲家。
孩子,是他和她结成亲家的纽带。孩子,也是他和她产生矛盾的种子。
他的孩子是龙年出生的,她的女儿也是龙年出生的。她的女儿生在年初,他的儿子生在年尾,按照出生的月份算,入学,她的女儿应该比他的儿子早一年。但他当时是学校的教导,管着学籍,利用职务之便,他的孩子提前入了学。这样,两个孩子成了同班同学。这似乎是种缘分,但世事的发展,谁又能真正看得清,意料得到呢?
前三年,相安无事。
俩个孩子上四年级时,他成了他们的语文老师。她对他比以前客气多了,也更关心他的儿子(她的干儿子)。每次,夸完他的儿子,她总会顺带着说,小丫学习很不认真,你好好抓抓她,严格点,千万别宠她。他每次听了,都会微笑着,点头,应承。都是多年的邻居了,何况,又是亲家,他能不照顾她女儿吗?
一年,又一年,两年过去了。他的儿子,虽说年岁短一些,但智力不错,学习成绩很优异。她的女儿,也很聪明,能书善画,多才多艺,得过不少奖,也上过几次全镇同年段期中或期末语数统考总分前十名,但终究不像他的儿子学习那么拔尖、稳定。
两个孩子终于都上了六年级。毕业班,是关键。县里公办的中学,办的质量都不理想,镇里的孩子都争相往市里的私立中学跑,效仿成风,公办中学摇摇欲坠。
前几年还好,进私立中学没有名额限制。打从去年开始,市教育局似乎清醒了,为保障各县公办中学的优生资源,出台了新政策,对市里的私立中学进行了名额限制,初一年级只能按各县小学毕业生数的千分之五招生。这样,竞争就激烈了起来。
她当然想让她的女儿上市里的重点私立中学,他也想让自己的儿子上市里的重点私立中学。A、B、C,是市里三间较有名气的私立中学。名额限制,学习成绩能不能上去,成了最重要的敲门砖。他的儿子,他充满了自信。她的女儿,她感觉有些危险。
他继续跟班下去,依然教他们语文。她对他更客气了,也更关心他的儿子,隔三差五送几盒补药给他儿子,说,孩子上毕业班了,用脑多,压力大,得好好补补。他心知肚明,对她女儿一如既往默默地关心,重视她的学业成长。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一学期过了。第一学期期末统考,他的儿子排在前二十名,她的女儿发挥的不好,在四十名之后。第二学期,期中考,她的女儿发挥的不错,进了前十名。他的儿子依旧保持在二十名左右。按照这个趋势,两个孩子去私立中学考,应该都不成问题的。但问题还是来了,由于去年私立中学招生考试选拔出了一些问题,惹怒了市教育局,教育局规定,今年私立学校招生,不能考试。不能考试!那么,要如何选拔呢?这下子,许多家长乱了阵脚。
期中考过后不久,私立学校终于撩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开始七年级招生报名。
她第一时间带她的女儿去A、B、C三间重点私立中学报了名。在A校,她和她老公找了一位该校的老师(她老公以前同事的儿子,他的亲戚),在B校,她托她一个在市体委当领导的亲戚找关系(这个,后来他才知道),C校,她似乎也有关系。
他对自己儿子的实力仍然很自信,所以,他没她那么急,直到第二个礼拜才带儿子去报名。
C校,是后起之秀,资金雄厚,校园最漂亮。它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市教育局不让考试(在小学毕业考之前不允许,之后可以。)它就改头换面,搞面试,其实骨子里进行的还是书面考试选拔。第一轮面试,她的女儿没通知,他的儿子也没通知。他没觉得什么,因为按照报名时间,他的儿子应该在第二批。但她就不一样了,她可是第一批报的名呀!当听说镇里第一批参加面试的已经有好几个被C校通知录取了。她更慌了。
C校第一次面试之后,接下来便再也没有消息。有坊间消息称,C校原有的小学毕业生里有二三十个他们县的,加上第一批面试录取的,生额已经差不多招满了,这下,更是人心惶惶。(后来,听说有人举报,C校没敢再进行第二轮面试。)(再后来,才知道,第二、第三轮面试顺推到全市小学毕业联考之后。)他一直不相信,C校真的就这样结束招生了,他想,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受损失的一定是C校。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没有错。
世界上有些事真的很难说清楚,似乎冥冥中有所注定。她越急,越好事多磨。他不急,但幸运之神却偏偏要眷顾他。就在全县第一轮期末摸底考试的前一夜,同事阿能打来电话,叫他到镇中学去,说B校招生组来招生了。他不敢再怠慢,立马去了。
到了镇上中学,他见到了阿能和招生组的老师。坐了一会儿,交谈中,他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来签一位中学老师的女儿的。那位中学老师的女儿成绩一直在全镇前茅。今年,B校不考试,以上学期县期末统考成绩为准进行招生。这次到镇里,主要是招收镇上前二十名的学生。他的儿子恰巧上学期排在前二十名内。他身上没带钱,于是临时向阿能借了五百块钱,交了押金,和B校的招生老师签了儿子的入学协议。
在市里的三间重点私立中学中,B校,是她最看重的(后来他才知道),也是他最看重的。那天晚上,他很想告诉她那个招生信息,但一想,她的女儿上学期发挥的不好,不在二十名之列,来了,也没用,便打消了念头。签协议时,B校的招生老师再三叮嘱他们(他和那位中学老师),暂时不要透露此次招生信息,并言,摸底考后,他们会再出来进行第二次招生的。他想,也是,如果让自己的孩子知道已经被录取了,肯定会影响他的学习状态。于是便把这件事像石头一样吞进肚子里,强忍着,对谁也不敢说,当然包括她。
摸底考试时,他第一次违规做了这辈子令自己感到羞愧、讨厌和痛恨的事——监考时,以职务之便,暗示她的女儿修正几道做错的应用题。他想,上次没能帮上她什么忙,招生组的老师不是说了嘛,摸底考试之后会再来,这次摸底考试如果她的女儿成绩好了,不是就有机会了吗?
他做错了,也想错了。B校自从那次签约之后,就再没来招生。世间的事就这样,变幻莫测,令人难以把握。以往,B校的招生重点放在他们县与市区相邻的几个镇,今年重心却放到了县城和几个边远的乡镇。
那天,他去邻县找师范的同学拿毕业复习卷,想在最后期末冲刺中,给自己的学生们多充充电。回来的路上,她打电话给他,说她县城的朋友告诉她,B校去县城又招了十七八个学生,名额基本上满了。她很会做人,她不说小丫怎么办。而是关切地问,小祥(他的儿子,她的干儿子)怎么办?
他想,不能再瞒她了,人家那么关心自己的孩子,可是自己……晚上,他去了她家,把儿子摸底考前一晚已经和B校签好了的消息告诉了她,并言明今年私立中学招生可能很严峻,叫她抓紧点。她的内心很不安。她的老公倒是很沉静,安慰她别急,并说,A校不是没问题吗?(他们之前曾去找过以前同事的儿子——A校的一位老师,曾担保她女儿入A校绝对没问题),至于B校,就看她那位在市体委的亲戚找的怎么样了?那天晚上,她叫人炒了几盘菜,盛情招待了他。是出于感激、答谢,还是……他说不上来。
可是,没过几天。她的情绪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表面上不敢说他什么,但背地里,却和人说,他太土直(闽南语,耿直的意思)了。要是早一点告诉她讯息,她也好找关系呀。(其实,从那天她老公的话里,他知道,她老早就在找关系了——从孩子报名之时。而他儿子和B校签协议,是在几个礼拜之后。况且,那时候,她也知道,B校还有二十个左右的名额。她总是自以为她那位当市体委领导的亲戚神通广大,几个电话就能搞定,殊不知,争名额的好噻人(闽南语,有权优势的人)多的是,现在又是金钱至上,没有真正行动起来,光说不练是行不通的。这些,他也曾提醒她。但她总不领情。直到村里另一个孩子通过关系去B校报了名,她才狠下心去行动——结果,她的女儿当然也进了B校,但是,她和他的心里的隔阂却再也不能化开了!)
生活就是这样,人情冷漠。需要的时候,是朋友,是亲戚。利益出现冲突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了!

2012-6-30——2012-7-2 福建 高羽
返回页首 向下
 
一个诗人教师和女山村赤脚医生的恩怨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