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狗日的日头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狗日的日头   2012-05-25, 13:27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老爹出去的时候,山儿正抱着他家的猫在门口李树树荫下玩。
“狗日的日头这么大!正好锄草。我去锄草了,晚上顺便带点柴火回来。山儿,你看好家,别乱跑。过一会儿妈妈就回来了。”老爹背着背篓,拿着锄头,撂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山儿呆呆地看着老爹走了好远,才回过头来继续逗着大花猫玩儿。
日头升得越来越高,树荫就越来越小了,山儿不停地挪着位置。最后,树荫腾地一下子,爬到树干上去了。狗日的日头就直接地晒到了山儿的脸上,发出了耀眼的白光。一会儿,山儿就满头大汗了,眼睛也有了刺痛的感觉。他心烦意乱,站了起来,朝着缠着他“喵喵”直叫唤的猫轻轻地踢了一脚,猫就发出了一声尖叫,跑了。
山儿记起还有作业没写完,就使劲地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这才想起来,忘记叫老爹把钥匙留下来了。


山儿看到燕儿正在她家的堂屋里看小儿书,便走了进去,问:“燕儿,你在看什么书呀?”
“《南征北战》呢!很好看的,你也过来,我们一起看!”燕儿高兴地说。
两个小脑袋凑在了一块儿,正津津有味地看书。忽然,外面传来狗儿打架的声音。山儿说:“是我家的大黄。”燕儿说:“还有我家的小白呢!”两人手牵手地走了出去,都傻眼了。
山儿家的大黄和燕儿家的小白屁股连在了一起,大黄的那根粉红色的***捅进了小白的屁股里面,小白疼得“汪汪”直叫唤。燕儿的眼泪就出来了,她甩开了山儿的手,说:“你家的大黄欺负我家的小白!”捡起地上的竹竿,冲着大黄的***使劲地戳了过去。大黄惨叫了一声,跑得没影了。
大黄的惨叫让山儿的心揪了起来,他带着哭腔冲着燕儿嚷道:“你打坏了我家的大黄,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把手中的小儿书摔还给了燕儿后,一个人往后山跑去。


山儿走到后山坳里的时候,满头满脸全是汗水,衣服也湿透了,脑壳一片空白。他望了望天上,那狗日的日头还是那么有劲。就四下里望了望,一头钻进了旁边的苞谷地里,坐了下来。
他家的地离这里还有半里路,他准备歇息一会儿后,再去找到老爹拿回钥匙。这时,听到了苞谷深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人很轻很小心的笑声,然后就是低低的喘息声...... 他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趴在那里一看,老爹和燕儿的老妈正紧紧地搂抱着,两个白花花的屁股连在了一起,就像大黄和小白一样。两个人蠕动了一会儿后,又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山儿悄悄地退了回来,回到了路边,抓起一把沙子,朝苞谷地深处使劲地撒了过去。然后,就得意地听到了燕儿老妈的尖叫,看到那一大片苞谷叶子全都摇晃了起来。他飞快地朝山下跑去。
山儿站在一棵桃树下,看着成群结队的蚂蚁正往树上爬,突然有了尿意。他解开裤子,对着蚂蚁,一泡尿淋了下去,那些蚂蚁呼啦啦,全部冲下了树。
他抬头看了看天,学着老爹那样骂道:“狗日的日头!”这时,又想起了那两个白花花的屁股,以及燕儿老妈的尖叫,摇晃着的苞谷叶子,不由得“咯咯”地直笑了起来。


妈妈从外婆家回来的时候,山儿正坐在家门口那棵李树下,用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字。
“山儿,山儿。你猜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妈妈老远就冲着他高兴地嚷道。山儿朝妈妈看了一眼,没精打采地继续在地上写字。妈妈诧异地走了过来,摸了摸山儿的额头,问:“宝贝,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山儿没吭声,脸上全是泪水。妈妈慌了,“宝贝,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老爹打你了?......”
山儿只是摇头,过了好久才说:“我没事!”挣脱了妈妈的手,继续写字。
晚上,老爹从地里回来,妈妈担心地说:“当家的,山儿怎么不高兴,也不说话了,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老爹朝他斜睨了一眼,说:“还能有什么病?都是在家里闷坏了的。明天找两只羊给他养着,又能增加点收入,也让他解解闷儿。”
山儿低着头往嘴里扒饭,眼泪却也流到了自己的嘴里。


每次放羊,山儿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后山坳里。每次经过那块地边,他都会停了下来,仔细听听,是不是还有人在里面,两个白花花的屁股连在了一起,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地轻笑,然后轻轻地喘息。
把羊赶到杂草茂盛的地方后,山儿就找来一截树枝,开始写字。后来,竟然无师自通地写起了诗歌。班上很多同学求他写诗,他都一一写了。燕儿也来求他,他转身就走。后来,在后山上放羊,燕儿找来了,眼泪汪汪地向他认错。他只说了一句:“不是你的错,只是我不想再同你说话!”就再也不开口了。
两年后,他第一次梦遗了。梦中的场景就是后山的那块苞谷地,梦中的两个人却是他和燕儿。他却一直坚持不同燕儿说话。
十年后,燕儿出嫁的那天,山儿刚好从外地回来了。他对已经出落的美艳动人的燕儿说:“燕儿,恭喜你!也祝福你!”燕儿的眼泪就哗啦啦地掉下了一大串。他这才想起来,这是十年来,他对她说的第二句话。
那天,他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回家后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狗日的日头!”
老爹和老妈莫名其妙地盯着他看了好久。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狗日的日头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