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凝风听梦,一个人的写作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凝风听梦,一个人的写作    2012-04-02, 12:08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读广东诗人紫梦铃兰的诗集《凝风听梦》

1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写作是很纯粹,很个人的事情。
也许年轻的时候,我们曾经为了爱情,为了名利,堆砌过一些浮躁的文字。多年后,我们风风雨雨的一路走来,该经历的,都已经经历了。眼界和心界的开阔,心镜和心境的淡定淡然就成了一个诗人真正成熟的标志。这个时候,她的写作就会变得纯粹自然了起来,不再执着于文字的唯美,不再执着于哲理的说教,不再纠缠于诗歌的那些所谓深刻的社会效应,不再耿耿于怀于文字的发表,而一夜走红这些美丽的梦想。这个时候,她的写作就变得很个人很自我了。文字成了她对生活的反刍,人生的感悟,自我的反思和超越。就会立刻变得从容、平淡了起来,每一行每一字却蕴含着生活的哲学。

2
上个月的某个早晨,刚走进办公室,我就收到了广东汕头美女诗人紫梦铃兰邮寄过来的诗集《凝风听雨》。很诗意的封面,很唯美的诗行。我一直放在案头,累了倦了,就拿了起来,随手翻开读上几首。一种很惬意的享受。
紫梦铃兰文字文静、优雅、细腻。她有很深厚的古文字功底,诗歌里面流淌着宋词的美丽神韵。
读她的诗歌,犹如聆听着一个古典女子优雅的古筝声。静下心来慢慢地品,清心,也清新。

3
“秋的黄昏,一个人走在落满叶子的小径上。四周并不喧哗,我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低下头,望见落叶四散地依附在泥土之上,想着那曾经高挂于枝头的翠绿在季节轮回中从繁茂到凋零,忽然间心微微发颤。拾起一枚落叶在手中把玩。手指捏着小小的叶柄翻转,从慢到快,从无意到有意,翻转之间,心中藏掖着的梦也随之翻动......”(诗集《前言》)
小时候,我在山中放羊。躺在灌木丛中,经常目光注视着灌木上的那些嫩绿的叶子,而人却神游在大山之外。多年后,人到中年我才明白,那些叶子曾经是我的一些美丽幼稚的梦呀。现在,那些叶子早就老了,落了。我的那些梦呢?去了哪儿了?
我们因此驻足,凝风听梦,听自己的梦,听童年的梦,听妈妈的梦,听诗歌的梦。

4
人生总是在不断地轮回,而生命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一次次阵痛。
那么,你呢?我的爱人,我的诗歌。今生,你不来,我不敢老去。
她写道:“桃树下,这么轻轻一握,便知道今生已醉,在你手心。终于等到了你,绕缚在你身旁,如烟,如云,如你贴身的玉蝴蝶,...... ”(《桃花是一盏子夜的灯》)
可是,更多的是错过,或者等待。因此:“一声红颜哪,唤得心疼。禁不住睫毛濡湿,瞬间,便花了浓墨重彩的华丽。”(《听雨》)
更多的时候,我们用静*坐,来“泅渡,凭靠岁月的窗。”(《静*坐》)
“总想为人生画一些完美的注脚,梦,尚未苏醒,却见悲伤,紧抱身披阳光的谎言,端坐云雾中央。”是呀,我们总是奢望,总想给自己的生活添上完美的注脚。只是,生活总是这样的一些:“疼痛,在岁月的山岗蔓生,一夜之间。”(《注脚》)

5
有多少人发出了“人生如梦”的感叹。其实,我们这一生,又何尝不是一场梦幻般的旅游?只是梦里梦外,已很难分得清了。
多少次醉?那都是我们“划亮一朵灯花。”(《醉》)
多少次潮起潮落,“其实,我知道,你的心正轻轻起皱。”(《潮》)
那些梦的背后,又有多少故事。“富与贫,又或如繁花与秋水,无非重开,无非凝结。”(《杯水》)
梦里梦外,我们有过多少次这样的徘徊或者期待。“见或不见,缘自一扇虚掩的心门。见或不见,尘世间的路,已走得太远。”(《见,或不见》)
生活中的很多丰满,一如我们虚构的一些情节。“情愫,如幻如幔,虚构一些油画的风景,虚构一些远古的情节。”(《梦》)。
我们偶尔的一迟疑,生命就过去了一大半,就到秋了。“站着,有一点冷。隔着时间,看见跳跃着的尘埃,执着微笑。”(《等》)
人到中年,站在秋天的边缘,你还品尝到什么味道?“当世界只剩下时光,以及一些独白,退去深植体内的酒语,暗夜的风,俏驻落花的窗台。”(《月光的味道》)。

6
她说:“世间的种种,到最后都只能成为一场落叶飞花的梦啊。”“我拈花一笑,却注定逃不脱红尘俗缘。”
生命的歌谣,飞逝的时光,留下来的总是疼痛和悲伤。“最清醇的记忆,在暗夜里释放芬芳,你说,让心情快乐起来吧。我笑:时间已经让我铭记了悲伤。”(《时光》)。
有时候,与其说是一种纪念或怀想,还不如说是“寂寞。无边的守望。”(《纪念》)。
美丽的总是最先破碎的叹息。这一生,我们经历过多少次破碎多少次衰老?“美丽。情动。断弦。只一季的过程,你便苍老。”(《莲之殇》)
“回忆。夜色漫长。叶子为自己精选一幅微笑的面具。”当你疲惫了,你是不是也为自己精选一幅微笑的面具?(《叶子》)
台湾诗人说:“哒哒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我是个过客。”她却写道:“就不说那美丽的寂寞吧,把尘世的声色,拒之门外。我,是你痴情的远客。”(《远客》)。
人到中年了,还有多少人正梦着醒着?“谁的淡定落入酒盏,谁的痴情落入幽梦。”(《梦着》)。
这样的一些憔悴。“红尘。遗落。细微深入的细节,仅你我之间,试图描一款意境疏淡的图,数河那边的桃花。”(《憔悴》)。
多年后,回首往事,我们立刻就被岁月灌醉了。“谈起经年的故事,季节,立在眼前,被岁月灌醉。一个字。一杯酒。饮尽天涯。”读来,我也是满心的疲惫和沧桑。(《给往事》)。

7
合上诗集,抬头,我看到了一个优雅的女子坐在窗前。
一杯茶,一架古筝。古筝未响,茶未品,还兀自冒着热气。
她静静地坐着,淡然地看着窗外,听岁月的飞逝流转。
就这样坐成了一首诗歌,坐成了这本《凝风听梦》的诗集。

8
凝风听梦,读自己的梦,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凝风听梦,随心随性,从容淡定,诗人的境界。


附作者简介:紫梦铃兰,原名王慧,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作协会员,汕头市作协理事,《诗心灵》诗刊主编,著有诗集《铃兰花语》、散文集《素月灯花》。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凝风听梦,一个人的写作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评论-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