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挤进了窗户的那枝梨花(小说)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挤进了窗户的那枝梨花(小说)   2012-03-01, 12:34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湘女又一次站在了窗户前,凝视着那枝挤进了窗户的梨花,那些白中透着粉红的花蕊在她的面前毫不掩饰的散发着春天的气息,蜜蜂在花朵上停留着、飞舞着,兴奋得嗡嗡地大叫。灿烂的阳光斜斜地照了进来,照在她的身上,似乎有一股暖流在身上流动。她叹了一口气,脱掉了外面的那件罩衣,站在了镜子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红嫩的脸庞,小巧的嘴,修长的大腿。她抚摸着自己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怔怔地发着呆。一只蜜蜂在她的眼前飞舞着,然后,停留在她的发丝上,不停地嗡嗡地鸣叫着。
她不由自主地又走到了窗前,远远地望着梨树下那个容貌清秀的男孩。这个男孩偷偷地到这株梨花树下来看她,今天已经是第三次了。每次,他都是在她的爸爸妈妈刚一出去的时候就来了,然后,站在那里,一直等她的爸爸妈妈回来,才偷偷地溜走。每次,他都只是这样呆呆地望着窗内的她,一望就是好半天。可她还从来没有出去同他说过一句话。
她抚摸着窗内的那枝梨花,就像她刚才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样。突然,她好象是做出了一个最大的决定,用力地跺了一下脚,走下阁楼,打开侧门,向梨树走了过去。
“你不要再来了。”
“嗯。”
“我知道你的心思。我爷爷不会让我同你好的。”
“嗯。”
“我爷爷和我爸爸都是杀猪宰羊的杀猪佬,天天同刀子打交道。不喜欢你这么秀气的男人。”
“嗯。可你不也长得这么秀气、漂亮?”
“那是因为我奶奶和妈妈长得漂亮。”
“嗯。”
“我家里爷爷做主,爷爷喜欢那种有胆有种的男人。”
“嗯。”
“你回去吧!”
湘女说完头也不回地回到了楼上。她再一次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红红的眼睛,怅怅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她听到了身后也有一声叹息。转过身来,她发现他也噙着泪水,正在身后看着她。
“你怎么也上来了?”
他不做声,一伸手,就把湘女搂在了怀里,开始亲她的眉毛,亲她的眼睛,亲她的小嘴 ... ... 就这样一直亲了下去。
春天真的来到了,湘女浑身暖洋洋的,仿佛融化成了一团春水。


第二天早晨,湘女又一次站在了窗前,看着那枝挤进窗户的梨花。白色的纯洁的花儿,粉红的花蕊。她想,这多么像昨天盛开的那朵花儿呀。阳光灿烂的照在她的脸上,暖暖的,痒痒的。她又想,这多像他昨天的亲吻呀。她好看地转了一个圆圈,亲了亲那几朵梨花,灿烂地笑了。
这天,她欢快地在厨房里忙着。中午,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围拢过来吃午饭,还有正上学的弟弟。吃完饭,爷爷叫住了正准备回房的她,“你这几天没有出去吗?”
“没有。我都半个月没出去赶集了。什么事情,爷爷?”
“没什么!你回房看书去吧。有空叫你奶奶教你绣花,虽然现在不流行了,但好歹也能打发时间。”
湘女刚一走出来,就听见了爷爷在对爸爸说:“这个丫头这几天有问题了,是不是被人骗了身子?”
“怎么啦?爹!”
“她的眉眼全开了,好像有一种春意在流动。还有,双腿也微微的张开了,好像合不拢来了。一定是被人骗了身子。如果让我知道是哪一个男人,看我不砍死他!”
“你这个死老头子,有这么说自家孙女的吗?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的,那几天大腿能合拢吗?你如果饭吃多了以后就少吃点。反正不准说自家人的坏话。”奶奶骂道。
湘女站在那里偷听,脸一阵红一阵白。回到房间,她对躲在自己的卧房里已经三天三夜了的他说:“爷爷已经看出了我被你坏了身子。你快走,要不,被爷爷发现了,你的命就没有了。快走!”
“没事。爷爷不就是喜欢那种有胆有种的男人吗?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放一万个心吧。何况我还舍不得同你分开呢。”
湘女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抱住了,好一阵抚摸和亲吻,她就浑身颤抖了起来,把要说的话儿全给忘了。


这天,湘女刚吃完饭,准备回房,被爸爸叫住了。她忐忑不安地回到了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的老伙计多久没来了?”奶奶问道。
“来了。前天刚去的。”湘女红着脸,低声说道。
“娃他妈,到底来了没有?”
“没有,她有两个月没有找我要那些东东了。”
“湘儿,你放心,对我说老实话。你是不是有了男朋友,而且有了身孕?爸爸把爷爷骗到舅爷那儿走亲戚去了,就是怕爷爷打你。你说出来后,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我可是你的老爸呀!一直以来最疼你,舍不得打你舍不得骂你的老爸!”大个子大嗓门的爸爸轻言细语地对她说道。
湘女终于大声痛哭了起来,奶奶和妈妈也在旁边陪着她流着眼泪。
后来,爸爸黙不做声地出去了。下午三点,爸爸回来了,身后跟着耷拉着脑袋的他。当他看着红肿着眼睛的湘女,就悄悄地做了个鬼脸,笑了一下。
两个男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爸爸问:“你坏了我女儿的身子,准备怎么办?”
“我娶她。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只要你们愿意!”
“嗯,还算有良心。但你不要以为坏了我女儿的身子,以后就可以不对她好。”爸爸突然提高了声音,一把剔骨刀就插在了桌子上,摇晃着。“到了那时候,就休怪我无情!”
他“噌”地站了起来,一把把剔骨刀抓了过来,丢在了墙角边,瞪着眼对爸爸说:“我自己的女人,我肯定要对她最好。但你也不要威胁我,那对我没用。我对你女儿好是因为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最后一个女人。一个爷们对自己的女人不好,他还是人吗?”
“好!好!好!有胆有种!是个爷们!也许当初我们还真看走了眼。来,娃他妈,烧两个菜,我们爷儿俩今天好好的来喝两杯,不醉不罢休!”
湘女破涕而笑,笑得象窗户内的那枝梨花。看着从窗外斜照进来的阳光在她脸上流动,美丽极了,他不由得看呆了。


五天之后就是湘女出嫁的日子,因为七天之后爷爷就要回来了。萧家没有大摆宴席,只是把周围的邻居朋友们请来大吃了一顿。然后,接亲的彩车就到了,湘女在奶奶、妈妈汪汪的眼泪中登上了彩车。由于时间紧促,萧家没有置办嫁妆,只是给了女儿一本存折。所以接亲和送亲的人都不多,就坐了三台小车。一前一后是两台面包车,专门负责燃放鞭炮。
彩车在隆隆的鞭炮声中缓缓地开动了,慢慢地行驶着。湘女满脸幸福地偎依在他的身上,悄悄地从喜服的下摆里拿出了一枝梨花,在鼻子里闻着闻那种清新醇郁的香气,又抚摸了一下自己微微隆起的肚皮,笑了。她俏皮地举了起来,轻轻地用枝梢的那朵梨花去拂他的鼻孔。
“好美的梨花!从哪儿搞来的?”
“就是挤进我窗户里的那枝梨花呀!去年的那天,我发现这枝梨花开了的时候,才发现你就站在梨花树下呀,才知道你在热烈地爱恋着我呀。”
他不由得伸手紧紧的搂住了她,然后,从她手中接过那枝梨花,闻了闻,好香呀,香气一直沁入了他的心里。
这时,在后面燃放鞭炮的那辆面包车赶了过来,说:“新郎官,后面有一个老头,举着一把放血刀,骂骂咧咧地追上来了。”
湘女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糟了,是爷爷知道了,追过来了。快开车,快开车!”
“不用了,停车,我下去看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推开车门,往车后大步走了过去。
“来,爷爷,抽烟!”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高大的老人,他恭敬地递过去了一对喜烟。
“就是你这小子骗走了老子的孙女,败坏了老子的门风?”老人一手打掉了喜烟,喝骂道。
“爷爷,您错了。我不是小子,是您的孙女婿。而且我也没有败坏您的家风。”
“那你叫湘女过来,老子砍死这个不知羞耻,没结婚就先大了肚子的东西。”
“爷爷,这次您可错了。湘女现在已经出了您萧家的大门,成为我的女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是我们爷们的天职。如果您要碰她一根指头,都要先放到我。而且她也没错,她同她老公睡觉,给她老公怀上了小孩,这种天经地义的事情。难道也有错?难道也叫不知羞耻?”
“你,你,你 ... ... ”老人的脸涨得通红,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却不怒反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个臭小子,有胆有种,宝贝孙女嫁给你,老子放心了。三天后回门,你俩要早点过来,看老子不灌死你这个臭小子。”
“好的,那天我一定陪您老把酒喝好,让您老躺在桌子下面睡觉。”
“哈哈哈,老子等着呢!哈哈哈!... ... ”老人丢掉了手中的放血刀,转身大笑着扬长而去。
转过身来,他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站在他身后的湘女,满脸都是泪水。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把手中的那只梨花递给了她,说:“拿好了,我们回家。”
他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大步往喜车走了过去。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挤进了窗户的那枝梨花(小说)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