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兔子和白菜(小说)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兔子和白菜(小说)   2012-02-27, 15:22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一、兔子被人毒死了
“娃他爸,你看我今天的这身打扮漂亮吗?”
王老幺坐在椅子上抽烟,看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媳妇从卧房里出来,媚笑着正问他话。下身一热,也不搭话,一手就把媳妇扯了过来,按在了大腿上,另一只手从衣服的下摆里伸了进去,揉捏了起来。“色鬼。昨天晚上一连要了三次还不够?你还要命不要?我可不想以后守寡。”媳妇挣脱了男人的大手,站了起来,吃吃地笑骂道。
“嘿嘿,也是,也是。世上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俺就是那头累死累活的老牛。不过,娃他妈,今天,你身上怎么有一股腥臊味?”王老幺讪笑着。
“还不是昨天夜里,你留在我身体里的那些脏东西。不理你了,我去喂我们家的兔子宝宝啰。”王老幺看着媳妇抱着昨天割回家的嫩草,好看地一扭一扭地去了兔圈。就无聊地收回了视线,继续抽烟。突然,他听到了媳妇的尖叫。他“腾地”站了起来,冲了过去。
兔圈里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兔笼的门敞开着,里面的七只兔子,三只死在里面,两只死在外面,另外两只已不知去向。好在其他的兔笼还完好无损。他提起了一只死兔,看到兔子的嘴唇已经变得乌黑了。“一定是兔子啃坏了笼子,跑到刘军家的菜园地里吃了他家的白菜,被毒死了。上次兔子跑出去了,那个狗*日的就扬言要下药的。”
媳妇说:“那我们去他家的菜园里看看。”
王老幺和媳妇来到了刘军的菜园里,看到白菜地的四周摆放着十几株连根拔起了的白菜,有几株被吃掉了,旁边还躺着两只已死去多时的兔子。
“狗*日的刘军,也就是吃了你家几株老白菜,就下这样的毒手,也太歹毒了。他妈*的,这次算你狠,下次撞在了老*子手里,看老*子怎么来收拾你。”王老幺骂骂咧咧地提起兔子,回家了。


二、死兔被丢到了老刘家的屋顶上
回到了家里,王老幺越想越气愤,就去找了他的五个哥哥,六兄弟一起商量了好半天。王老五说:“不就是七只兔子吗?俺们六兄弟凑在了一块儿喝酒,哪一次都不止喝这一点钱。我看哪,就把这七只死兔子丢在刘军那狗杂*种的屋顶上,看那个患恐高症的杂*种怎么去拿!恶心死他!”
“对,就这么办。”六兄弟哈哈大笑着提着兔子,来到了刘军的屋旁边,把死兔子一只只地丢在了刘军的屋顶上。
刘军正在家里搂着老婆睡觉,听见屋顶的瓦被砸得哗啦啦地直往屋里掉,跑出来一看,发现王家六兄弟都在,都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笑。便问道:“王老幺,狗日的你把什么东西丢在我家屋顶上了?”
六兄弟都大笑起来了。王老幺问道:“刘军呀,是不是你这个狗*日的把我家的兔子给毒死了?”
“是老*子干的。怎么样?有种你就吃了老子。狗*日的,老是把兔子放出来吃我家的白菜,老子没要你赔白菜就算便宜你了。”
“哦,好,好,好。老子就是来便宜你这个狗杂*种的。老子把你毒死了的兔子全都送给你了。放在你家的屋顶上,你自己去取吧,取下来做下酒菜,你可一定要多喝几杯哟。哈哈!”六兄弟又是一阵猛笑。


三、刘军在锣鼓声中战战兢兢地上了屋顶
刘军朝自家屋顶上望去,那些白色的死兔子真的正在他家屋顶上趴着呢。于是,顾不得同王家吵架了,就急急忙忙从家里搬出来一部长梯,架在屋檐上,战战兢兢地爬上了梯子。王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锣、鼓和钹,敲打了起来。顿时,引来了左邻右舍的人都来观看。
刘军爬了一半,往下看了一下,头就“嗡的”一下晕了。七岁的时候,他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后,就患上了恐高症,稍微高一点的地方往下看就会头晕目眩。他闭上了眼睛,竭力地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过了好大一会儿后,才继续往上面爬。一边爬,一边跟自己说:“稳住,稳住,不朝下看,坚决不朝下看。”
围观的人“嘘”声一片,都在喝倒彩。“快上呀,快上呀,一个大老爷们,连屋顶都不敢上,还是不是个男人?裤裆里到底有没有那个家伙?到底有没有种?上呀,上呀!”
王老幺嗤笑着:“他有什么种?你们只要看看狗杂*种那个熊样,就知道他是个太监。”
“没有种,那他的娃儿是谁的种?”
“不知道,老五,你帮忙了没有?”
老五笑嘻嘻地说:”没有,他曾经跪下来求过我,但我嫌他的婆娘丑,没有答应。”
刘军闭着眼睛趴在屋檐上,衣服裤子全都湿漉漉的了。他伸手摸索着,一只,两只,三只 ... ... 最后,七只兔子全摸到,丢下来了。喘了一会儿气后,他又才慢慢地爬下梯子。刚下到一半,锣鼓声更急了。他心一慌,连人带梯子一起翻在了屋檐下。


四、王老幺的媳妇受伤了
这天,王老幺同媳妇打打闹闹地从地里回来,已经夜幕降临了,好在朦朦的月光下,还能看得见一条白色的小路。在经过一块油菜地时,突然从里面钻出来三个人影,把媳妇吓得一个趔趄。老幺赶紧伸出手,扶住了她。
“你们瞎了狗眼了,没有听说过好狗不挡路吗?”王老幺喝骂道。
“嘿嘿嘿,老子今天就是特意来找你算账的。来报前天被你侮辱之仇。”王老幺一听到刘军的声音,立马就扔掉了肩上的东西。这时,老刘家三兄弟扑过来了。王老幺一手架住一个人的拳头,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使劲一扭,那个人就趴在了地上。王老幺捏住第二个人的脖子使劲往旁边树上磕的时候,后背被人狠狠地砸了几下,火辣辣地。这时,媳妇哭着冲过来了,抱住正在老幺背后拳打脚踢的那个人,呼的就是一口,把那个人咬得大喊大叫。王老幺听出声音来了,正是狗*日的刘军。
“狗婆娘,疯婆娘。”刘军骂道,转过身来抓住了老幺媳妇的头发摔在地上,使劲地殴打。王老幺急了,把手中的那个人往旁边一推,使劲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那个人就骨碌碌地滚下了两米多深的河沟里。老幺吼道:“狗*日的孬种,还打女人。老子跟你们拼了。”朝刘军扑了过去。这时,从地上刚爬起来的那个人又扑了过来,王老幺转身,狠狠地一拳砸在了他的鼻梁上。刘军见状忙往油菜地的深处钻了进去。
王老幺没有追,扶起躺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媳妇。媳妇抱着他放声大哭,说:“老幺,他们几个人打你一个人,老幺,他们几个人打你一个人。呜呜呜 ... ... ”


五、老王家封了刘军的门
王老幺背着媳妇,一口气跑回了家。找来了红花油,把媳妇所有打青打肿了地方都抹上了。然后,叫来了五位哥哥,三个已经成年了的侄儿。王老幺一讲完事情的经过,王家的其他男性成员都已经义愤填膺了,马上就有人抄着家伙,嚷着要去老刘家砸人。王老二把他们都拦下了,说:“我们老王家被老刘家欺负了,肯定就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出这口恶气。但是也不能蛮干,你们都听我的,今天休息一晚,明天早晨五点钟聚合,去找他们的麻烦。”
第二天一早,刘军抱柴禾烧饭,发现大门被人从外面封住了,打不开。又去侧门看了一下,侧门也被封掉了。他透过门缝往外看,发现大门是被人用大号的抓钉抓住的,还加了一个横杠,两块门中间还贴了一个白色的封条。
这时,王家的锣鼓响了起来,一会儿,外面就围过来了很多人。锣鼓声停下来后,他就听见了王老二的声音:“我们老王家老幺两口子昨天从地里收工回来,被老刘家三兄弟袭击。他们老刘家孬种,三兄弟围殴,还是打不过老幺,就冲着我家弟妹下毒手。你们说,爷们之间的矛盾,却朝女人下手,那还是人吗?”围观的人议论纷纷,都说真的不像是爷们儿。
老幺扶着媳妇也过来了,给周围的人看,“你们看,把我媳妇打伤成这个样了。今天,我在这里代表老王家发誓,你们谁敢给刘军开门,就是同我们老王家做对,就是我们老王家的敌人。”这时,老王家的男人全都吼了起来,“踩死刘军,踩死老刘家!”


六、村主任来调解了
刘军的两个哥哥去村委会请来了村主任,主任说了半天好话,王老二才给刘军开了一扇侧门,把刘军放了出来。老王家和老刘家坐在了一块儿,主任开始调解了。
按照村规,调解前,双方都要先交两百块的调解费。刘军交了,王老幺却不交,说,“叫刘军给我交。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狗*日的惹出来的,要么让他交,要么主任你就回去,老*子一脚把他踹进屋子里,把门继续封起来。”刘家三兄弟站了起来,吼道:“狗*日的你们还讲不讲道理?”王家早有准备,五六条大汉冲了过去,把他们兄弟三个死死地按在了地上。王老幺走了过去,吼道:“你打了我媳妇,我今天要连本带利地收回来。”说完,对着刘军拳打脚踢。
主任闭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了才说:“你们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告诉我,还需不需要我来调解?要不,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老张家喝喜酒呢。”
两家重新坐了下来,王老幺的两百块调解费由刘老大垫付了。争吵了半天后,主任拟出了一个最终调解结果,宣读如下:
“王家的兔子吃了刘家白菜二十株,折合人民币五十块,由老王家赔付。刘家毒死了王家兔子七只,折合人民币四百八十块,由老刘家赔付。王家砸死兔到刘家屋顶上,砸坏瓦片一百多多片,折合人民币二十块,由老王家赔付。刘家三兄弟报复袭击王老幺两口人,根据村民自治条例,刘家三兄弟每人上交五百块罚款到村治安调解委员会。还有,老刘家赔付王老幺媳妇药费和误工费共九百块。至于你们昨天和今天打架所受的伤,是爷们之间的事情,提都不用提了。以后,谁也不准再打架生事。谁生事,就罚谁的款。嗯,现在双方开始在调解协议上签字。刘军,你先签,然后,王老幺签。”


七、要想不受欺负就得娃多
王老幺和媳妇躺在床上,媳妇说:“今天扬眉吐气了,幸亏我们家人多,把老刘家的气势压住了。”
“嗯,他妈*的,我们家六兄弟三个大侄儿,九条大汉。把他们三兄弟死死地按在了地上,不服气就狠狠地抽他们的叶子。当着主任的面狠狠地抽,多过瘾呀!你发现了没有?我看向主任的时候,主任都有点害怕,眼睛看都不敢朝我看。”
“嗯,今天你替我出气了,都把他打出鼻血来了,好像嘴里也有了血。现在,我都不恨他了,甚至还可怜起他来了。”
“谁叫他们惹咱们。嗯,咱们的娃送到外婆家断奶,已经大半个月了吧。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好吗?哦,忘记了,还要给你擦药呢。你起来,擦完药了再睡觉。”
王老幺把被子掀开,把媳妇的衣服全脱了,仔细地擦着药。擦完药,又轻轻地地按摩那些还有点淤肿的地方。按摩着,按摩着,老幺的手就偏离了地方。媳妇的眼睛迷离了起来,呼吸也越来越粗,喘息越来越急促。她娇嗔道:“老幺,你真坏!”老幺在媳妇的耳边吹着气说:“我看了,今后要想不受别家欺负,就得娃多。咱们还要一个吧?”
“嗯。”
“咱们现在就要一个吧?”
“嗯。”
王老幺喘起了粗气,媳妇呻吟了起来,床也晃动起来了。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兔子和白菜(小说)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