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生活是不能承受之痛(小说)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生活是不能承受之痛(小说)   2012-02-14, 18:37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题记:这是一篇情感生活小说,十八岁以下请不要进入!谢谢!


那天午饭后,阳阳被人叫去打麻将了。本来,我是不想让他去的,我抱着他撒娇:“爸妈把小光都带到姐姐家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阳阳,你就在家陪陪我嘛!陪陪我嘛!”阳阳把我拨开,说:“都结婚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成天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都腻了。你就不能让我出去透透风?”我嘟着嘴巴松开了手,他就溜了。收拾完碗筷,我只好一个人看电视。
外面有人敲门,打开门,是村里的电工大顺。他说:“我来抄表,把你家的电费收缴手册拿出来,我填一下。”我进了卧房,找到了手册,转过身来,却发现他已经关上了卧房门,嘻笑着向我走了过来。我心里一慌,大声地叫道:“你要干什么?我老公马上就回来了!”
他不说话,一只大手就把我的两只手抓住了,然后另一只手就抱住了我的腰,我们就一起倒在了床上。他死死地压住我,用一只手撩开了连衣裙,扯下了内裤。我拼命地反抗,但我的力量太小了,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这时候,他才松开我,我木然地躺在床上,任他所为。后来,他把我的双腿架在了肩上,加快了速度。我突然感到了一种异样地刺激,晕了过去。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我清理着下身,心乱如麻。我想我已经不干净了,看着已经青淤了,还在隐隐作痛的手腕,我想我是不是告诉阳阳。
晚上,我还在犹豫着是不是把这件事情告诉阳阳的时候,阳阳回来了,他一进门就兴高采烈的说他赢了八百块。看到我不高兴,他说:“我就打这几天牌,等老爸老妈回来了,我就不打了,天天陪着你,形影不离。”我没作声。洗了澡,我们一起上床睡觉,我怕阳阳发现手腕上的淤痕,就马上关掉了电灯。阳阳没有碰我,很快就睡着了。而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反复地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想起大顺把我的双腿架在他肩上时的冲刺带给我的异样的刺激,我的全身又发烫了。
第二天,又是午饭后,阳阳又被别人叫走了。临出去的时候,我喊了他一声,他回过头来问我有什麽事情?我心虚的说没有什么事情,他便很不耐烦地走了。我坐在电视机前看了几分钟电视,才想起还没关门。我关门的时候,大顺站在门前,使劲推开我,强挤了进来。我看着他,不做声,也不动。他嘻嘻地笑着,弯腰抱起我,直接往我的卧房里去了。
我木然地任他把我剥光,木然地任他进入了我的身体。最后,我还是颤抖了,紧紧地抱住他,呻吟。到了最后,我和他同时一泄如故。他这次没有马上离去,点燃起一支烟,一遍遍地抚摸着我敏感的身体,说:“小婊子,明天中午我照样会过来,我会让你欲仙欲死。但我不喜欢你在裙子里面穿上内裤。”
第三天,阳阳出去了。我站在镜子前面,迟疑了好久 。然后,缓缓地脱下了裙子里面的内裤。大顺果然又来了,他一关上门,就开始亲吻我。他一手撩开我的裙子,发现里面没有内裤,就在门边进入了我的身体。我发现我的身体被他点燃了。我们尝试着在房屋的每一个角落,做着不同的动作。结果我晕过去了三次。我想,我完了,我变成了一个***的女人。我拒绝不了他了,我们迟早都会被别人发现的。
十多天后,老爸老妈和小光都回来了。阳阳不再出去打麻将了,大顺也就不再来了,我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同大顺的那些羞涩的姿势和异样的***,这是同阳阳在一起从来没有过的。


我和岚岚是小学同学,后来又一起上初中,高中。上小学的时候,她就老是喜欢跟着我跑。初中的时候,她就只是红着脸远远地给我打招呼了。到了高中,她已经出落成我们年级最漂亮的女孩子了,经常会在没人的时候,把别人写给她的情书塞给我,然后,红着脸跑开了。高中毕业的前夕,我花了五个晚上,写了一封《我在月桂树上给你写信》的情书,交给她。她看完后抱着我哭了。
我们都没有考取大学,两家相距也没有多远。每天晚上,不是我去找她,就是她来找我。我们一起提着矿灯,捕青蛙,捕泥鳅,捞河鱼。更多的时候,我们坐在河滩上,偎依在一起,看着月光,听她背诵那首《我在月桂树上给你写信》的情书。或者,我们就这样抱在一起,倾听彼此之间的心跳。终于有一天,我们忍不住冲动,合二为一了。
午夜,牵着她的手,回到家里,我叫醒了已经睡着了的父母。告诉他们,我要同岚岚结婚。爸爸说:“你们两个都还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呢!”我坚持道:“我们要结婚!”爸爸看了一眼低着头,满脸通红的岚岚和她还正穿着的还有斑斑血迹的裙子,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去想想办法。”
我们就这样结婚了,很快有了儿子小光。这三年来我们形影不离,没有红过脸,也没有吵过架。这天,刚吃完早饭,岚岚在收拾碗筷。我听到了外面有人吵闹,走出去一看是电工大顺的老婆。她一看到我就大喊大叫:“阳阳,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满足不了。让她勾引我老公!这个骚女人,骚货!......”
我一听就气晕了,我和岚岚基本上形影不离,这是哪里来的事情?我火冒三丈,污蔑我可以,就是不能污蔑岚岚。我狠狠地扇了她两耳光,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她的屁股上,她就骨碌碌地从台阶上滚到了门前水稻田里。
爸爸妈妈也出来了,爸爸说:“阳阳,你闯大祸了。大顺坐牢的那几年,就是他老婆在家里伺候公婆,累死累活支撑起全家的。所以,大顺虽然是我们村里一霸,但从来不打老婆。你打了他老婆,犯了他禁忌。你快跑吧,要不然,大顺回来了你就麻烦了!”“那社会就没有王法了?许她污蔑造谣就不许我揍她?大顺敢碰我我就敢告他!”老爸叹了一口气:“你怎麽告他?他和我们镇的镇长、派出所的所长都是结拜弟兄,手下有几十个弟兄,你还是带阳阳赶快走吧!”
我不肯。很快,大顺骑着摩托赶过来了。他一来就问:“谁打了我老婆?”我说:“是我,她造谣诬蔑岚岚!”“污蔑?我告诉你,你老婆本来就是我操过了的。那些找你打麻将的人都是我出钱请的。我的目的就是把你引开后好操你老婆。不过你老婆也没有让我失望,操起来大呼小叫,特别地爽。每次我都把她操晕过去了!哈哈!你有这么厉害吗?”
我转过身来,岚岚脸色苍白,浑身不停地颤抖着。“他妈的,老子同你拼了!”我朝他扑了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我就被他一拳打退了五六步,倒在了地上。他从旁边的柴禾堆上抽了一根木棍,向我砸了过来。这时,岚岚扑了过去,死死地抱住了大顺,哭着叫道:“阳阳,快跑!阳阳,你快跑呀!”
老爸找到我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半夜了。他告诉我,我们家屋前屋后都有几十个混混溜达着。大顺已经放出话来了,要废掉我的一只手。老爸递给我五千块钱,说:“我联系了一台车,停在前面桥上,岚岚也在车上。你们连夜去县城。然后去浙江或者广东打工。过几年后再回来。小光就放在家里,我们会照顾得好好的,你们不用担心。”
我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我说:“爸爸,我不想再看到她了,反正我是不想再看到她了。”爸爸拍着我的肩膀说:“阳阳,这件事情不能怪岚岚,你上当被人约走了。岚岚一个女孩子,怎么敌得过一个五大三粗天天在外面打打杀杀的猛汉?如果你是她,也逃不过这样一个结局。听我的话,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以后都不要再去想了。如果心里不平衡,你也去找一个女孩子吧!但你不能让我的小光从小就没有妈妈!”



我和阳阳连夜到了县城,然后又坐上了去浙江金华的火车。在金华下车后,我已经精疲力尽了。阳阳一路上不说话,也不吃不喝,连坐都坐得离我远远的。这令我很担心,老爸说过了,要我好好地待他,说只要过上一段时间,他自然就慢慢把这件事情给淡忘了。
我租了套一房一厅的农家楼房住了下来,然后出去找工作。阳阳还是不说话,饭吃得很少,每天就是发呆。背着他,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很快,我就在一家电器开关厂找到了工作。每天给阳阳做好了饭后,我就去上班。晚上下了班后,再给他做饭,叫他吃饭。
二十多天后的一天,我刚走出厂区,就意外地在工厂门口看到了前来接我的阳阳。他努力地笑了一下,说:“以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而且我还是爱你的。我们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吧!”那一刻,我不顾旁边那么多的工友,抱着他,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我们象以前那样,手牵手地回到出租房。阳阳已经把饭做好了,旁边还放了一瓶红酒。高高兴兴地吃完饭,我们又找到了久违了的***和幸福。那一刻,我认为现在就是死,也值了。
阳阳也找到了工作。他能写一手漂亮的楷书,人又阳光帅气,很快就在一家电器厂从物料员做到了采购员,工资也翻了一番。现在,他每天回来都笑容满面的,对我也恢复到了以前的温言细语。晚上,他把我抱在怀里的时候,刚开始还很温柔,但一旦进入了我的身体,就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似的,极其粗暴地冲撞了起来。而我越叫痛,他就越兴奋。第二天,他发现我走路都走不了的时候,又极其后悔。我知道,他在那个时候,又想起了大顺在我的身体里冲撞的情景。我想,慢慢地他就恢复正常了。最起码,现在,他有了笑容。
一天上午,我感觉有点不舒服,就向主管请了假,回到出租房休息。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我发现阳阳同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正抱在一起在床上大汗淋漓的活动着。阳阳看见了我,笑了一笑,按住了那个大惊失色,羞愧着想要起身的女孩子,继续着未完成的工作,一直到他在那个女孩子体内爆发,才懒洋洋的离开了那具娇嫩的身子,坐在床上,默默地抽烟。那个女孩子连身子都没顾得上清理,赶紧穿上裙子,就要走。阳阳递给她几张卫生纸,漫不经心的说:“擦干净了再走。”
我靠在墙上,大脑一片空白,身子一软,就坐在了地上。我不知道那个女孩是什么时候走的,我是被阳阳的哭声惊醒的。他抱住我突然放声大哭:“岚岚,我也不想这样呀,我也想忘记。可我总是忘记不了,我只是想找几个女孩子来发泄平衡一下。这是我找的第三个女孩子了,可我还是平衡不了。岚岚,你说怎么办?我太爱你了,我迷失了。我已经没有了明天。岚岚!”我也泪流满面了,不住地拍打着他的后背,说:“我不怪你,真的,我不怪你。”
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抱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正看着我的脸,不住的说:“岚岚,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失去你!”他伸出舌头,仔细的吻着我的脸,一点一点地移动。很快,我的全身就像火一样燃烧了起来。后来,我们倒在了床上,我好像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他的每一次冲击都让我颤抖,很快就让我攀上了两次高峰。
第二天早晨,阳关从窗户里斜斜地投了进来,投在他英俊的脸上。我愉快地想道:从今天开始,我们重新开始我们的爱情,重新开始幸福的生活。


我知道岚岚是爱我的,也知道岚岚是无辜的。我不止一次想象过当时的情景,如果我是她,我也无法反抗。但我还是无法彻底淡忘这件事情。这就像卡在喉咙里的一根鱼刺,在我快要忘记了的时候,又狠狠地刺了我一下。对她的爱越深,痛就有多深。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对她的伤害会越来越大,最后甚至会毁掉她。但我还是不断地伤害着她,然后,又在事后看着她越来越消瘦的容颜痛恨自己。
我第一次同别的女孩睡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的。当我把那个女孩压在身下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想象的却是岚岚在大顺的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我发怒了,死命地蹂躏着身下的这具身体。最后,身下的女孩哭着求饶道:“我痛,我不来了,求求你,我不来了。”可我停不下来。所以每一个女孩在同我经历了第一次后就不敢同我再来第二次了。
后来,我又迷上了喝酒。每一次醉酒后,我就特别有一种发泄的欲望,发泄的时候特别地痛快。第二天,看到遍体鳞伤的岚岚我又后悔怜惜不已,心痛得抱着她大哭。她安慰我道:“只要你心里好受就行了,我一点都不痛。真的!”然后,我们就疯狂地做爱。后来,我竟然迷上了这种感觉。我醉酒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以至于在岚岚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她的惧怕,但我不以为意。
直到有一天,岚岚跟着一个男孩跑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请了一个月假,发了疯似的到处找她。我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没有她的日日夜夜里,我已经无法呼吸,无法生活了。我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很快就憔悴了。当我在贵州一个偏僻的乡下找到她的时候,她正一个人站在一棵树下,满脸泪水地呆呆地望着远方。我试探地叫了一声:“岚岚,岚岚!”
她迟疑地回过眼神,朝我看了过来,然后,大哭着跑了过来,扑在了我的怀里,一遍遍抚摸着我消瘦的脸颊,说:“阳阳,你怎麽变成这个样子了?阳阳,你怎麽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都怪我,都怪我!”她猛抽着自己的耳光,又是一阵大哭,“都是我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了的,都是我!”我不敢说话,我害怕一说话,她就会消失。我紧紧地抱住她,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满屋里关心的眼神。一个憨厚的年轻人对我笑着说:“兄弟呀,你晕过去了。吓死我和岚妹了!如果你这个月不来,我就跟岚妹真的成亲了。现在好了,你来了,好好的休息几天,把她带回家,好好的待她。她是个好女孩,也许她真的是做错了什么,但你不也伤害过她了吗?其实,只要双方是真心相爱,何必去计较曾经的那一点点过失呢?”
是呀,如果我一味的沉湎于过去和痛苦中,就会习惯于痛苦的滋味,再也品尝不到幸福和快乐了。现在,我和岚岚都还年轻,才二十多岁。我在写给她的那篇《我在月桂树上给你写信》说,我们要永远相亲相敬相爱一辈子的!我用力地攥紧了岚岚紧抓住我的手的手。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生活是不能承受之痛(小说)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