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柳六》(乡土短篇小说)

向下 
作者留言
廖作舟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32
积分 : 70
注册日期 : 12-01-03

帖子主题: 《柳六》(乡土短篇小说)   2012-01-03, 21:46

柳 六

1

如果不是做房子,柳六不会有去动自己家地上的这棵樟树的想法。早在几年前他就听人说过,樟树是受国家保护的树,至于保护到什么程度,在柳六的认知里,可能和山上的那些野兔差不多。
柳六要做房子,在村里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批给柳六做房子的那块地,原先是柳六家的一块菜地,地中央就是一棵百年樟树。这棵樟树不是一般的樟树,它粗大的要两个成人才可以环抱得下。更重要的是,在这树的腰上,挂了一块金属牌子,牌子上写着一些字——百年樟树,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这牌子就像是它的护身符,是它的免死金牌,让任何人都动它不得。
当时柳六向镇上申请报批这块地时,压根就没想到这棵樟树的存在。现在地批下来了,要打地基时,这棵樟树的问题才浮现在眼前。它就像是半路里杀出的程咬金,横在了柳六面前,让柳六左右为难,砍也不是,不砍也不是,最后只好叫来了村长柳金民。
柳金民兴师动众地领着几个村干部围着樟树转悠了半天,又看了看柳六家建房范围内的地,很认真地跟柳六说,樟树不能动,要动只能动你家的房子。这话对柳六来说,比臭屁还臭。他不高兴地说,那哪行,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这块地是我家的祖地,樟树是后来才冒出来的。柳六难得站在理字上和人说话。
柳金民耐心地说,樟树是国树,何况又是这百年樟树,不能砍,砍了要坐牢的。
柳六一听急了,那你叫我怎么做房子?他头回听说砍樟树要做牢的说法,他也清醒地认识到了,原来樟树受到的保护远比他打的那些野生兔子要重的多。
另一个村干部提议说,只有往后面挪。
后面几米就是我家历代祖宗的坟地,风水先生说了,祖宗的坟动不得,动了的话,我家子孙后代都会灾难不断。柳六说,语气因激动带了些火气,但很快就自灭了。
柳金民最后也只能说,那我也没办法了,要不,房子就先别做了,你再重新申请一块地。
柳六说,我家老房子就在这,我不可能往远处去做房子。
问题始终达不成共识,自然也定不了实际性的解决方法。柳金民在走时撂下一句话,就是他刚才说过的一句话,也算是对柳六的忠言:这樟树千万砍不得,要做牢的。

2

柳六是因为娶媳妇才做房的。
柳六今年三十二岁,上有五个兄弟,因为排行第六,干脆就叫了柳六。他的五个兄弟也无一例外地叫了柳一、柳二、柳三、柳四、柳五。五个兄长均已成家,唯有柳六一直孑然一身。不是他不想成家,而是他根本就娶不上媳妇。柳六娶不上媳妇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是他的长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用土边村人的话说,他那长相,生得连他爸妈也对不起。可想而知,于旁人而言,那更是糟糕得很;二是他的人品。还是因为长相丑陋的原因,柳六从小就生活在别人的歧视里,到大点后,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时候,可能是自卑心理的作用,致使他走上了一条邪道。
柳六和几个同样大的男孩子整日在村里以及周边村庄无事生非,专干一些偷鸡摸狗,欺善凌弱的事,成为村里后又成为乡里进而杀进县里的地痞流氓。认识他的人没人敢惹他,不认识他的人惹上他下场一定不会好过。到了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在社会上混迹了近十年的他,可能是年龄大了的缘故,反正,威风已经不如当年,他的地位已经被年轻的一代取而代之,他在外面实在是混不下去了,就老老实实回到了土边村。人是稳了下来,但生活却无法自谋。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五个兄弟都对他敬而远之,远而敬之,像躲瘟神似的躲着他。老母亲早在三年前就离世,惟有一个已经七旬的老父亲,对他嘘寒问暖,呵护有加,但也只能是老驴驾车,力不从心。
老父亲叫柳中,是个没进过学堂的篾匠。年轻时常年在外做工,走家串户的,十里八村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也大都请他做过篾匠,管他叫——柳篾匠。
柳篾匠一生最得意也是最引以为豪的事就是生了六个高大魁梧的儿子。五个儿子在他的一手篾匠活下,也都毫不吝啬地娶上了媳妇,只有柳六让他丢尽了脸,伤透了心,并认定他已是再也扶不上墙的烂泥。但没想,如今他竟然改了。柳篾匠总算看到了希望,决心在有生之年,要为柳六娶上一个媳妇。
要说娶媳妇,就涉及到钱。以前做篾匠赚的钱都给那几个儿子娶媳妇花光了。现在想要赚钱,在为柳六找出路的同时,一生只会做篾匠的柳中,决定重出江湖,继续做他的老本行篾匠。他对柳六说,我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为你娶上媳妇。柳六被老父亲的话以及父亲的行为大受启发和鼓舞,他跟父亲说,不如就让我跟着你学篾匠吧!老父亲听后先是哑然,而后突然大笑。点着头用赞许的目光对柳六说,好,我就收你做我的关门弟子。
从此之后,在周边村庄的路上常常可以见到这样一个景象,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汉子一前一后地走着,老的弓着背走在前面,年轻汉子则提着一个篾具篮走在后面。这就是柳篾匠和他的儿子柳六,这样的景象一直坚持到柳篾匠去世。
柳篾匠在一年后突然走了,说突然也不突然,毕竟是七十几岁的人了。他走时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遗憾,就是没帮柳六娶上媳妇。他走的过于匆忙,他不是因因老或生病死的,他是一跤摔死的。
那天,在离家十几里的一户人家里做完篾匠收工。在那家连续做了三天,因为是最后一天,把最后的活赶完后,回家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走了一半路,天就摸黑了。因为走的是抄近的山路,柳篾匠因为腿脚不利落,一个不小心,滑下了几米深的沟里。等柳六下去,他已经断了气。
那晚,柳六是飞奔着把父亲背回家的。把父亲埋葬后,柳六开始一个人做起了篾匠,这一做就是三年。天生有生意头脑的他,三年后竟然在村里办起了一家竹品加工厂,成为了土边村最有钱的人。他的几个兄弟也一一巴结起了他。柳六让他们都入了股,全部安排在了厂子里做事。
改邪归正事业有成的柳六,尽管已经三十二岁,但上门给他提亲的那是一茬接一茬的来。他百里挑一,最后挑的竟然是一个结过婚并带有一女在身边的寡妇柳月娥。这让土边村所有人都大跌眼睛。

3

要不是结婚,柳六没打算过做房子。父亲不在了,五个兄弟都自己做了房子,他一个人睡暖了全家不冷,住哪都行。他现在住的一直是父母留下的那两间土瓦房。以前没钱做不起房子,现在有钱了,他决定要做一幢三层高的房子起来。一是为自己长脸,二是为迎娶柳月娥。
一说起柳月娥,柳六就满脸笑花,有着一种无法掩饰的甜蜜在脸上荡漾。
小时候,柳六和柳月娥小学是同班同桌同学。因为柳六长得难看,很多同学都看不起他,也没人愿和他玩。惟有刘月娥不歧视柳六,天天和他一起上学,一起放学,还经常一起去放牛。致使柳六对柳月娥从小就有着一份感情。小时候是纯真的友情,长大后就变成了难舍的爱情。但柳六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长得难看,而且是越长大越难看的那种,他从未向越长越漂亮的柳月娥表白过自己的爱意。他一直都是默默地喜欢着柳月娥。柳月娥嫁人后,柳六还是一直关心和注意着她。有一次,柳六从柳月娥娘家人口中听说了柳月娥过得并不幸福,常遭她老公的打骂的事后。柳六难过急了。当天晚上,他就叫上几个人,偷偷跑到柳月娥家,把柳月娥老公引出来暴打了一顿,并威胁他以后不准再欺负他老婆。
也不知是天公作美还是别的什么,几年后,柳月娥老公在一次车祸中死了,柳月娥就成了寡妇。这时柳六还是个混迹在社会上的流氓。他听说柳月娥的老公死后,有一段日子,他甚至想过要娶柳月娥,但考虑到自己就算娶到了她也给不了她什么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直到现在,他已经改邪归正,在事业上也小有所成,他这才觉得够资格光明正大地拖媒人去说媒。令他想不到的是,却遭到柳月娥的一口回绝。回绝他的理由是,她的婆家不准她再嫁。换几年前,没人敢跟他作对。即使敢,他也会用武力来解决这事。但现在,他却感到了袖手无策。几个回合下来,最后,他用大把的钞票解决了此事,这是柳六第一次体会到钱比武力更具力量的事实。

4

婚事一定,柳六就把柳月娥和她女儿从她守寡的婆家接了回来,俩人堂而皇之地住在了一块,组成了一个三口之家。这未结婚先同居的事,顿时在边关村引起了轩然大波。好事者对他们指指点点,无事生非者在背后扇风点火,恶语中伤。一段日子后,看到柳六和柳月娥俩人相亲相爱,一切便也风平浪静了起来。
婚事定了,房子却做不下来。这让柳六整个人就像一只阉鸡,无精打采的。几次去找村干部,都是无果。
人是活的,树是死的,柳六不相信一棵木头样的树就能毁灭在他眼里天大的房子工程。
几天后,柳六从在看的电视剧《包青天》里学了一招,叫先斩后奏。一天晚上,他叫来几个人,摸黑用锯子把那棵百年樟树给锯倒了。第二天一早,他就主动找柳金民说去了。一见到柳金民,柳六就跟他说,我投案自首来了。
柳金民一听就预感到了什么,你把樟树砍了?
柳六很平静地说,是锯了,你叫派出所来抓我吧!
柳金民气得直跺脚,说,你真是糊涂。
下午,派出所就来了人,把柳六带上了警车,没有给他上手铐。
这是镇上的派出所,对柳六来说,这里并不陌生。年轻时,他在这里进进出出了多少回,甚至可以说,派出所就是他的第二个家。派出所的民警已经换了人,对柳六不熟悉,在给他做笔录,听说他就是曾经如雷惯耳横行一时的大罗汉柳六时,年轻的民警不禁多看了他几眼,问话的语气也随之和善了很多。
最后,柳六被判了三个月的拘留和一千元的罚款。
三个月后,柳六回到了家。他一回家,头件大事就是建房子。他用三个月的牢狱及一千元的损失解决了樟树的麻烦,柳六觉得有赚无赔。没有其它后顾之忧了,柳六就风风火火地建起了房子。

5

一个叫刀疤的人来找柳六时,柳六的房子已经做完了第一层。刀疤是柳六混迹时的一个哥们。五年前他因犯强奸罪被抓,判了五年有期徒刑,如今是刚刚出狱。他来找柳六,是叫他和他重返江湖,再打出一片属于他们的天地。但令刀疤没想到的是,如今的柳六已经改头换面,成了一个人五人六的成功商人了。他不禁羡慕又妒忌。在柳六家住了一晚后,刀疤就走了,走时还跟柳六说,我还会来找你。柳六听后立即皱起了眉毛。现在,他是不想再和刀疤这样的人交往,也就更不希望刀疤再来找他。
在房子建完第二层时,刀疤再次来到柳六家。刀疤是晚上和一个柳六不认识的人骑摩托车来柳六家的。柳六见到他们时,看到他们衣纱不整的样子,脸上有明显的伤痕,血迹还很新鲜。柳六立刻就意识到,他们是从哪里跟人打了架过来。
柳六无可奈何,即使心里一万个不乐意,想赶他们走,但想到和刀疤曾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加上刀疤这人不能轻易得罪,他报复心强,若得罪了他,他会六亲不认,一定会报复。换以前,同样个性的他才不会怕他,但现在,他也算是个有家有事业的人了,凡事得三思而行,要考虑到自己的家人。所以,别无选择的柳六,只能留刀疤住了下来。这一次,刀疤俩人在柳六家连住了三天才走。
一星期后,小偷趁柳六和其家人都不在家,家里被洗劫一空。柳六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刀疤干的。他对刀疤十分了解,他喜欢对认识的人下手。柳六没去报警,他想想还是算了,钱乃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再赚回来,他不愿和刀疤惹上麻烦。但一个月后,柳六家再次被偷,这下柳六被惹火了,他找到刀疤,问是不是他干的,刀疤死不承认,说你没证据凭什么赖我。
这次之后,柳六家便没再被人偷了。

6

房子做起来了,装修好后,柳六就就和柳月娥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婚后的生活,让柳六幸福得一塌糊涂,就像是掉进了蜜缸里,甜蜜无比。
结婚一个月后,柳六为了壮大自己的事业,把竹品加工厂迁到了镇上。柳月娥没同去,她怀孕了。她去了反而好,去了就不会见到刀疤,接下来的事也不会发生。
刀疤这次来找柳六,是想跟柳六借点钱用。没见到柳六,只见到了柳月娥。刀疤这回是一个人来。他问柳月娥柳六到哪去了,柳月娥不说,她对刀疤一直就看不顺眼,她也知道刀疤不是个好人,找柳六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柳月娥不说,刀疤就走了。但他并没走远,他只是出了村子,躲坐在了一个暗处,一直坐到晚上很晚,他像幽灵似的又潜进了柳六家……
第二天,柳六就惊闻妻子柳月娥被人强奸的消息,匆匆赶回家,当听说是刀疤干的后,他掏了把刀就去了县城。很容易地找到了刀疤,一见到刀疤柳六掏出身上的刀朝刀疤砍了过去……
家人从警察口里得知了柳六的死讯。
这场被当地媒体说成是轰动全县的空前绝后的一场黑社会大战,一个叫柳六的寡不敌众,身上被砍了足足四十多刀。他也砍死了对方三人,其中一个叫刀疤的头目包括在内。




返回页首 向下
 
《柳六》(乡土短篇小说)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