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凌晨两点以后,千万不要打车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4
积分 : 1657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凌晨两点以后,千万不要打车   2011-12-20, 14:36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陈总呀,我和肖总下午六点到深圳,然后,我们一起吃晚饭。”
我是下午三点接到吴总电话的。吴总和肖总都是我朋友,也是生意上的伙伴。他俩合伙在广州开有一家工厂,我把一部分产品交给他们OEM。我们合作已经有五年了。
打电话到大富豪餐厅订了一个包房。他俩到了后,我们一起开车过去了。我点好了菜,又叫了两个朋友过来助兴。酒是吴总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洋酒。五个人,大呼小叫地喝了三支后,吴总便提议去找一家歌舞厅玩玩。我买了单,大家一起出来,开车前往信哥的福东升歌舞厅。
信哥不在,直接找经理要了一间包房,每人挑了一个小妹,要了一打酒。包房里的人,一伙唱歌,一伙玩色子猜点数喝酒,马上热闹了起来。
很快就是午夜一点了。我正在摇色子,吴总过来低声说:“肖总说这里的小妹不漂亮,就不带出去了,单我已经买了。我们撤退吧?”我点了点头,吴总拿出一千块,五个小妹,每个小妹的乳罩里都塞了两百块。我们便出来了,两个朋友也告辞了。我把肖总和吴总送到附近的宾馆,开好房,又陪他们聊了一会儿天后,就回家了。


陈总给我们开好房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我认识的一个空姐,就住在这附近,特别漂亮,我和她曾经一夜风流过。可惜今晚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没打通,我只好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上网。突然,手机震动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大喜,是那个空姐打过来的。
我告诉她,我就在机场附近一家宾馆,非常非常想她,想她娇美的肉体和火热的***。我现在就想过去,同她欲仙欲死,彻夜狂欢!
她吃吃地笑了起来,说刚刚下飞机,很累。然后又说,既然你这样想我,那就赶快过来给我松骨吧。但你最好打车过来,租房附近没有停车场,停车不方便。
我问清楚了她的详细地址后,便带着笔记本和信用卡下了楼。我没有开自己的车,在宾馆门口,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我把头伸进去看了一下,后面没有人。司机的个头也很瘦小,最多一米六零,不超过五十五公斤,不用担心他敲我竹杠。我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司机看了我一眼,问道:“去哪里?”我说了地址。他便要我挂好安全带,然后启动了车。
我刚挂好安全带,就被人用一个黑塑料袋套住了脑袋,一个冰凉的东西搁在了脖子上。从身后传来了两个男人凶狠的声音:“不要动,再动就砍死你。”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感觉得到车已经掉了头,手也被他们用胶带紧紧的捆住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车停了下来,我被他们拖了下去。


把那个看样子很有钱的男人拖下车时,我们还在庆幸这个男人的合作和不抵抗。他*妈的,这个男人身高起码有一米八五,体重在七十公斤以上。如果他反抗的话,我们三个小个子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为此,还差一点就取消了这次行动。
我们把车开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把他拖下了车,拳打脚踢着,让他跟着我们往前走了大约五百米,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草坪上。我们要他跪下来,他很听话地跪了下来。我们没收了一台IBM的笔记本电脑。然后,没收了一台看样子很高档的手机。最后,取下了他脸上那个能折叠的眼镜。
接着,我们开始搜身了。先是掏出了两万三千多元的现金,这让我们狂喜不已。他*妈的,我们这个月干了五票,最多一次也只搜出五千多块的现金。这个傻*B身上竟然带了这么多现金,这真是我们祖上积了阴德了。最后,我们搜出了一张信用卡。
我们要他说出银行卡的密码。话刚一落音,他便说出了一串数字。我们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妈的,想骗人也不用说得这么快嘛!鬼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所以,他刚说出来,左边的哥们就一锤子砸在了他的膝盖上,吼道:“你这个贱种,想骗人吗?” 这个大款疼得在地上打滚,带着哭腔说道:“我没有骗你们!”话刚一落音,锤子又落在了他另一个膝盖上。这时,他就象一个小孩,毫无形象地哭了起来。拼命地跟我们解释,说他知道被绑架了,不说密码是不行的。破财免灾,他不想再挨打了。谁知道说了我们竟然不相信,还是挨打。他求我们不要再打他了,还说如果我们不相信他,可以派一个人先去取钱。如果密码不对,打死他都毫无怨言。如果嫌钱少了,他还可以叫人再送点钱过来。
我们还真的还没有见到这么软弱的男人,就相信了他说的密码是真的。于是,把他丢在了那里,得意洋洋的取钱去了。


这几天,刚好轮到我晚上出车。现在油价飞涨,出租车的生意也不好做了。到了凌晨四点多钟,我还只赚到五百多块。除掉上交公司的钱,就只有一百五十块了,刚好够一家人的生活费用。
刚把一个客人送到后,车子掉头只开了一千多米,我前面的那台小车减速了,停了一下,然后又开走了。我也减速了,看到路边正趴着一个大个子男人,朝我大喊着:“救命呀,救命!”我朝前后左右都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为了安全起见,我一边踩刹车,一边随手抓起了用来防身的钢管。
我打开车窗,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说被人绑架了,身上什么都被抢走了,腿也被打断了,求我救他一命。把他送到深圳的分公司,可以支付我五千块的酬劳。我仔细看了他的腿,膝盖以下全是血,膝盖好像也变型了,估计不是骗人抢车的。就打开车门,把他拖上车,送到了市民广场,然后把手机借给他,让他打电话。一会儿,他的朋友就来了,我们又一起把他送到了医院。办好住院手续后,他的朋友给了我五千块,千恩万谢地把我送出了医院。
其实拿这五千块,我是有愧的。现在生意难做,反正开有几家公司的人都有钱。五千块对他来说是毛毛雨啰,而对于我,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本来我下了飞机,已经很累了。但跟肖总通过电话后,我立刻就兴奋起来了。这是一个很英俊的东北男人。很有钱,也很大方,每次出手总是令我惊喜。床上功夫也很不错,总是高潮不断,令我入迷。他一约我,我的心跳就开始加速,立马就答应了。
回到家里,我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还喷洒了一点从法国带回来的香水。然后,我打开电视,开始等他。等了一个多小时,他还没有到。打他电话,电话关机。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是不是爱上这个有妇之夫了?这可不是很好,我们都只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
迷迷糊糊,我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凌晨七点,我敲了敲旁边肖总的门,里面没有反应。我想,这个家伙昨晚肯定开车泡妞去了。吃完早点,我走出宾馆,准备出去兜风,发现肖总的车也还在停车场。我隐约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了,我连忙打他的手机,手机关机。我拨通了陈总的电话,问道:“昨晚,你和肖总去哪里风流了?”
陈总莫名其妙地回答:“没有呀,我给你们把房开好后就直接回家了。”
我急得要命,到处打电话,联系他在深圳的朋友。终于得到了准确消息:他昨晚被绑架了,现在在市第一人民医院。
我叫上了陈总,一起开车赶往医院。
令我们想不明白的是他晚上出去,怎么不开自己的车,却要去打车?看来得告诉所有的朋友,凌晨两点以后,千万不要打车!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凌晨两点以后,千万不要打车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