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那一场远去的风花雪月

向下 
作者留言
又见伊人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66
积分 : 138
注册日期 : 11-12-06

帖子主题: 那一场远去的风花雪月   2011-12-07, 19:40

小院,香径,独步。
仿佛是一种习惯,在静静的冬日,她喜欢带着一些灵动的思绪,在纯净的世界里漫舞,抵达心灵的彼岸。
想,用一个久久的凝视,空寄于那些袅娜的诗心词韵,给自己最大限度的自由与尊重。
影儿,似乎在寻找。飘扬的长发下,最初的情思是丰满的,一如昨夜,她又在静夜里手捧星光,带着那一抹她再也熟悉不过的微笑,遥念一份痴情迷梦。
在她熟知的梦境花园,她不想再添深重的意念,哀求上天垂怜,有一天能和他面对面。只希望像现在这样,呆在时间最深处,将那份执迷冰封,然后一个人静静回首……
寂寂的梅树下,梅花依旧香。轻抹一下眼角的泪花,人生美只在初见。光年里,相遇相知的点点滴滴,又何曾忘?
一卷爱情的经典,簌簌展开。忘情中,她掉落了绣着梅花的玫红色飘绸。
遇见他,只是一刹那吧。在她久远的意念中,他的出现,复苏了她的心灵和文字。
(一)
那是一个火红的七月,她正在策划室里做一个方案,他暗香浮动的墨迹飘到了她的手机短信里。
入目的是“你还好吗?好久不见了!”
欲语还休的迟疑,冲击着她的视觉感官。
是哪里来的飘渺心音,如溪水潺潺轻漫着她的心扉?她停泊在想象里,思绪,像船,一泻千里……
“呵呵,我很好!请问你是谁?”短短的几个字牵着她好奇的目光,在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文字背后,一抹微笑暖在她的心域。
很快,他回复的短信内容又充斥着她的大脑和神经。
“我是嘉俐公司的章冰帆,不好意思发错了短信,不过非常有幸认识你!”
“啊?是小妹所在公司的章总!”手执一杯余温,她的心底溢满了悸动。
一种熟悉,一种亲切,仿佛相识了百年。许久许久,她站在空空的窗台前,抚摸着自己微微发烫的面颊,有片刻的无语。
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有着工程师的创造力和商人的智慧。短短四年的励精图治,他让刚起步的公司有了质的飞跃。但令人遗憾的是,这样一个商业“奇才”,却有一个不幸的家。
小妹是他公司秘书,有关他的故事,她早有耳闻。
轻轻的抿一口茶,落坐在电脑前,她又一次拿起手机,向他吐露了一串词汇。
“很高兴认识你,章总。我是孟依依的姐姐孟妮。非常欣赏你的才华!”
“是你呀,孟小姐。呵呵,人生的际遇很轻浅,缘分很偶然!”轻轻的文字,像一片彩云飘过她的天空。
……
接踵而来的,不知是茶水的温度还是文字的温暖,微微升腾起来的热气熏蒸着她的眼。
从此,他就这样真切地走进了她的生活。
那年,那月,那天,7月30日。
(二)
她一直以来特别喜欢长发飘飘的感觉,并一直坚持着,长发,就是女人的魂,只为爱着的那个人留。
转眼,冬,已接近了尾巴。
他发短信问她:“圣诞节到了,可否赏脸一起用餐?”
温软的文字,自然和刻意都是一种心情的独白。
“好呀!”一缕恬静的快意,弥漫了她的小屋,娇羞了她的容颜。
仿佛是等待的感觉,又仿佛不是,她哑然无声地分享着他给予她的这份快乐。
当然,她奢望的,不是他所带来的故事,因为她知道他有妻子,虽然那是个失去双腿的女人。
她貌似平静而用心地告诉自己:不用去丈量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和他只能是两条平行线,只适宜做朋友!
第二天,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圣诞节带着那份优雅和芬芳来了,她欣喜地走进和他约定的梦湾大酒店从古到今房间。
秋水一般的明眸轻轻扫过,房间里只有她和他。她先是惊奇,继而变得镇定。她冲他盈盈一笑,乌黑飘逸的长发散发出一股仙子般的气质,让这间时尚精致的房间更显情调。
那是怎样的一种娇美!那是怎样的一种震撼!
他好想伸出手,和她握一次手,又感觉那样做会非常地见外。
“呵呵,孟小姐,感谢你赏光!请坐。”显然,他惊喜于这份相约,很快便递来了温暖。
“喝点红酒,为了我们的相识。”他略带磁性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紧接着,他让服务员打开一瓶浓郁型红酒,并举着透亮的杯子,对她说:“来,干杯,祝你圣诞节快乐!”
这样的夜晚,她怎么可以拒绝?哪怕自己对红酒过敏,她的目光,还是情不自禁地投往他的方向。
醉颜,是撩人的红。
视线里,葱油小鲍鱼、港式飘香鸡、极品金瓜盅、横格蟹蒸蛋、馋嘴跳水蛙,每一道菜肴都是经过精心烹调,尽现品质。
“请用菜吧!这是我第一次请你吃饭,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向她示意。
她轻轻地点头,不知怎地,她感觉自己的心有些不设防。
恍惚的走神,他半开玩笑似地问她是否有心事。她不语,只羞涩地笑了……
过了半响,他有意识地点上一支香烟,摆出拉开话匣子的姿态,那么多的细节,一点一点的清晰,准备向她倾诉。
从他的辉煌事业,到他不幸的家庭生活,再到他遇到她的感受……他的故事就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地渗透,让她的心一会儿像是被填得满满的,一会儿像是被淘得空空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烟头灼伤了他的指,他都未曾察觉,还是细心的她发现了。
心,就这样,陷落,又陷落。她知道,自己这样的状况一定与情愫有关。懂了自己,她也看到了真实的他,一个从身体寂寞到骨子里的男人……
他的思想不停地在那个房间里散发,有意识,无意识,一见如故的毫无顾忌。她是静美女性,就端坐在那里默默地倾听。
就是这样一个温婉的画面,就是这样一个简约的用餐过程,她感觉窗外雪花的洁白,梅朵的暗香不约而同地向她飘来。左边是诗意,右边是眺望……
临别时,他将一条绣着梅花的玫红色飘绸送给她做为圣诞礼物,并告诉她,遇见她是一种美丽的缘份,看到她靓丽的长发,他仿佛找到初恋的感觉。
无声地,她的思绪也随着雪花漫天飞舞……
美丽的邂逅,他的微笑,他的忧伤,于暗夜里悄悄爬上她的窗棂。她害怕靠近,又无法拒绝这种靠近的感觉。
(三)
一些牵念,在无意识中围着她缭绕。
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从她眼前走过,她有时候会静静地呆望,痴痴地幻想,会不会是他呢?
在飘逸的弧线里,她深情的心语在潜行!
整个春节假期,她常做的事情就是写心情文字。抱着双臂,纤长的发丝直泻在身,那份想念的清浅与温馨便慢慢地氤氲起来,缭绕着她的梦。
他从上海给她打来电话,要她注意身体,祝她春节快乐!并打趣地说,他若是王子,她便是他千年等待里的公主。
在她不可遏制的思念里,这样的时刻,仿佛期待了许久,朝着她指尖的方向在无限的延伸……
当她在心里反复读出这句话时,她笑了!她想到了唯美邂逅、曼妙相知、真心相爱……是的,因为有了他,她的心,好像有些暖了。
依偎着时光的影子,轻轻哼着喜欢的情歌,她的心底总会涌起无尽的幸福。
在春江边,在夜露下,她常常会想起王蒙小说里面的一句话: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编织你们。
或许,情到深处爱便浓。
一种哽咽的感觉告诉她,她像一个迷上情毒的女子,欲罢不能地爱上了他!
在她眼里,他的掌心叫做温暖,他的声音叫做真诚,他的名字叫做爱人,他的香吻叫做幸福,他的每一天她都希望分享……
她并非是滥情的女子,肆意用自己妖娆的心动,围揽男人的心仪,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
她只是爱了,言不由衷地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
生活,总有那么多无可奈何,总有那么多意想不到。
她以为,她会永远守望心中的期待和神往,编织亘古不变的美梦。她甚至极度的渴望一种承诺,他给予她的!
这样的对话,不仅表现在她长期以来用文字堆砌的心灵城堡里,还表现在她对他的亲昵里。
起初,他动摇过,也打算为了这样一份爱离开那个女人,但他又告诉自己,这样一份承诺,并不是如风般可以轻易应允,因为,离开了那个女人,也就意味着那个女人将失去赖以生存的空间。
她也忘了,她诗情文字背后还有一个凄楚和哀婉的女人,因为一次车祸,一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可是啊,命运真是会玩笑于人!
情人节那天,他约好陪她去看电影。然而,在下班赴约的路上,她却意外地收到一条短信。
“你是孟妮吧?一个善良的姑娘!有一种来自你的气息,一直就在我的身边。感谢这几年来你对冰帆的陪伴,因为有你的存在,我还有一个家。节日快乐!”
是那个女人发来的信息!没有指责,没有谩骂,即使是哭泣亦是那么的无声。
一颗心被这条短信牵引着,她读了一遍又一遍,也想了很多很多。
最初跃入她脑海的是张爱玲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想想,那个发来短信的女人,她不就是在风雨如晦的悲凉中,爱他爱得卑微,卑微的欢喜,卑微的幸福,像一粒尘埃中绽开的花?
“难道真的是因为渴求,所以自己也要做一个像张爱玲一样卑微的女人,为他?”她在心底反复问自己。
“假如,继续坚持和不变呢?会有一份别致的期待兑现么?”
她恍恍惚惚的想着,突然,一丝尖锐的疼痛从她的心底升起来。
捡拾记忆的碎片,她开始认真地梳理与他的情感。她承认自己是个善感的女子,渴望被呵护,关心和体贴,但如果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一辈子的痛苦之上,还会幸福么?
这种爱,只能是如黑夜没有灯塔,照不亮前行的路……
咸涩的泪水,猛地滑在她的唇畔。如果,还有如果,她只希望那个女人幸福!
残余的意识中,不知何时,一只宽厚的手,放到了她的腰上。
是他!那个把她的梦贴在冬天背上的男人。
“妮妮,电影快开始了,走吧!”他舒展着笑颜,催促着她。
像往常一样,他做了一个想牵她手的动作,她却无动于衷。
他不知道,这个情人节,她的梦里,已经冰雪覆盖!
像要忘记一个过错,她拿出那个女人发来的短信给他看,他的唇没了话语。
“还能守望如初么?”她自言自语。
“忘记,要用一生的!我毅然决定用一生来忘记你!”她伫立于风中,空留遗憾的叹息。
他突然拥她入怀,想要篡改结局。
尽管,他的眼里饱含泪花,说这样一份爱情不是一次游戏,他正在考虑给她承诺。但她坚定地告诉他,太多太多的奢望,也敌不过时间的沉淀。
深深地看着,许下幸福的明天,她努力挣脱他的手……
(四)
准确地定义,她的恋爱旅程就这样结束了。
上帝为她关闭了那扇门,悄声无息。
只是,那些音符会不会疼?
她真的带着绝望解脱了么?他是否还在守着绝望伤痛?那个女人又幸福了么?
生命是一个过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如果,在最美丽的时候,她遇到了他。如果,在最需要的时候,她遇到了他。这样一份爱,还会纠结么?
感情,好些时候是没有理性的,也是无法计算回报的。谁都会有的感受,什么也不用分辨。
回放着命运,她有她的方向,他有他的方向……
返回页首 向下
 
那一场远去的风花雪月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